德国:慕尼黑市和达豪集中营

西飞随笔

2017年4月29日偶然看到电视中《欧洲新闻网》频道对纪念德国达豪集中营被解放72周年(1945年的4月29日由美军解放)的活动的报导,凑巧的是,我两周前刚好去过位于慕尼黑市郊的达豪集中营。

慕尼黑

4月14日星期五,我们一家当时还在奥地利萨尔茨堡附近度假,临时决定驱车前往不远的德国第三大城市慕尼黑(即“僧侣之地”,源于8世纪时在这里出现的罗马天主教的本笃会修道院)一游。清晨我们从位于奥地利的一个小镇马利亚·阿尔姆出发,全程行驶2个多小时便抵达了德国慕尼黑的“马利亚广场”;途中一多半的时间穿行在阿尔卑斯山脉风景如画的山路中,在进入高速公路之前,要不是有几个警察站在路旁示意车辆慢行,我们完全不会意识到已进入德国,因为边境不设任何检查证件的关卡。

停好车后,我们步行来到“马利亚广场”,这里是慕尼黑的市中心,是游客必去的景点之一。广场附近坐落着几幢高耸而神秘的哥特式建筑物,其中包括慕尼黑的市政厅(图1),乘电梯可直达其钟楼,在那里可居高临下俯瞰慕尼黑城区(图2)。在广场的中心有个十米左右高的柱子,柱顶上有一座金色的人形雕像(不知是纪念谁)。因为当天是“耶稣受难日”(即“复活节”前的“好周五”,根据罗马天主教的格里高利日历所确定,未必与《圣经》的新约福音书所记载事实相符。参见Bryan. T. Huie的文章“耶稣何时复活”),有一位罗马天主教的神父站在柱像前,通过麦克风冲着广场中陆续聚集的人群用德语激情地宣讲着;广场周围站着许多年老的虔诚的信徒,他们手中有耶稣受难的小册子,其中部分老年妇女看似还在默默地祷告着。

在位于市政厅大楼内面向广场开放的一间很大的游客中心,我们找到了关于慕尼黑旅游的几乎所有资讯材料(有的还有中文版)。由于我们儿子平日喜爱学习科技类的知识,我们便决定去参观据说是欧洲最大、最完备的科技馆-“德意志博物馆”。但当我们漫步伊萨河畔走入德意志博物馆所在的大院内时才遗憾地发现:因“耶稣受难日”,博物馆闭馆一天。我们无奈地翻看着从游客中心索取的资料,发现距慕尼黑市区西北16公里的“达豪集中营”纪念馆当天仍开放,其中一本小册子这样介绍道:达豪集中营是长达12年的纳粹德国时期的第一所也是运行时间最长的集中营(1933年3月22日启用到1945年4月29日被美军解放),是纳粹德国所有集中营(包括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模范;在此不但建立了对囚犯的劳改制度和系统性摧残制度,也是一所纳粹党卫军的培训中心。于是我们决定前往。

图1: 慕尼黑市政厅

图2:慕尼黑城区

达豪集中营

借助手机地图的导航功能,我们很快就顺利地到达目的地。从停车场出口出来,就可见不远处的被铁丝网围墙和岗楼包围的集中营。整个集中营从空中看呈一个300 米 X 600米的矩形,达豪集中营的正门入口是一个两层建筑,房顶上有一个瞭望阁楼(图3)。跨进一个标有“Arbeit Macht Frei”(“劳动使[你]自由”,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大门也有一样的标语,图4)的大铁门,就是中央“点名操场”,左侧是一排林荫大道及两侧空场,空场中各有十七排的房屋的地基,右侧则是一组的平房,从空中俯瞰的照片看上去,这些平房组成了一个U字形,开口出正对着“点名操场”。

图3: 达豪集中营大门

图4: 铁门上的标语

我们首先向右侧的那排U字形平房走去,这里集中地展示了集中营的历史背景及地狱般的生活。平房可能尽量保存了当初的状态:未经粉刷的墙面、光滑冰冷的水泥地面;展馆内的游客人数虽不算少,却异常安静;随着大量纪实性的图片、声像资料、详细的文字描述和各种统计数据的展现,每个人的面部表情都变得愈加严肃起来,一种沉重、压抑的氛围笼罩着这个庞大的展厅……。

展览一共分为六个部分,分布在彼此相连的13个房间中。主要通过悬挂在房间内的一幅幅黑或白底的条幅,讲述达豪集中营建立的历史背景、在12年中的运行以及对其它集中营的示范影响(图5)。该集中营名义上主要为关押“政治犯”而设,实际上各类“第三帝国”的敌人:犹太人、战俘(波兰、苏俄、乌克兰、法国、南斯拉夫、捷克、匈牙利等)、同性恋者、共产党人、耶和华见证人、基督徒(其中主要以罗马天主教教士为主)和吉卜赛人等都沦为集中营的囚犯。据统计,这里的囚犯人数累计超过188,000人,其中有记载的死亡人数是31,951人。

图5: 集中营分布图

展厅内的信息是海量的,以下仅仅是一些给我留下印象的零星片段:

· 囚犯每天必须到展馆北侧的“点名广场”集合接受点名,点的并不是“人名”,而是“编号”。
· 囚犯经常处于饥饿、疾病中,照片上的囚犯几乎都是骨瘦如柴。最初五年里,犹太囚犯不但吃不饱饭,还要到劳改营完成分配的劳动(如为宝马、爱克发胶片等公司做工),纳粹宣称“劳动使人自由”。
· 以“医学试验”为名的人体活体试验。如德国纳粹军医严格遵照上级命令,测试人在高寒、高压下生存极限的“临床试验”。
· 有一名囚犯这样记录:“一群野蛮的纳粹冲上火车,铁路站台上有成队全副武装的警卫。你动作不够快就会被打……到达集中营时也是警戒森严,我们即被告知由戒严,对任何上级(上到纳粹下到厨房工人)的一丁点不服从,我们就很可能在毫无警告的情况下被枪杀。”。

在展厅接近尾声处,一首“达豪之歌”的乐谱引起我的关注(图6)。据一位中国当代音乐评论家讲述,达豪的幸存者作曲家和指挥家赫伯特·齐佩尔曾将该首歌的乐谱提供给原中央音乐学院指挥系的陈贻鑫教授,使“达豪之歌”得以在中国大陆上演。歌词写道:

“散布死亡的铁丝网在我们周围剑拔弩张,老天爷不发慈悲送下严寒和炎热的阳光。远离一切和故乡,成千人一大清早默默走在上工的路上。但是我们都懂得达豪的口号,像钢铁一样坚强;同志们,做个好样的人;同志们,咬紧牙关干活;同志们,劳动会使你自由。”

图6: 《达豪之歌》的乐谱

跨出展厅大门就是宽阔的“点名广场”,一座令人震撼的雕塑竖立中央(图7),塑像的东侧是一堵墙,上面用希伯来文、法文、英文、德文和俄文五种文字写着“不要重演”(图8),正对该墙的是一个类似祭坛的内装死难者骨灰的方形纪念碑。沿着雕塑北侧的林荫大路(两侧就是一排排的囚徒营房的地基),我们继续往北走到路的尽头,那里可见三座建筑,正中是1960年建造的名为“基督受死”的天主教教堂(图9),东侧几十米是“犹太纪念馆”(图10)。西侧是“和好的抗议宗教堂”。在东侧的犹太纪念馆的地下的祷告室,墙面上有70个烛台代表对死者的纪念,旁边的一块德文牌子写着:

“1933年至1945年在国家社会主义恐怖主义时期死亡的犹太人烈士的纪念碑。他们的死亡是对我们的警告和义务,1967年巴伐利亚州以色列文化社区协会立”(图11)。

在犹太纪念堂的里面,还有这样一块用希伯来文和德文写的牌子:

“超过6百万的犹太男女成为民社会主义暴力的牺牲品”(图12)

图7: 广场上的雕塑

图8: “不要重演”(照片来自网络)

图9: 天主教堂

图10 :犹太人纪念堂(照片来自网络)

图11: 犹太纪念堂门口的牌子(照片来自网络)

图12: 犹太人纪念堂内部的牌子

随后我们途径天主教教堂,沿着带有灰色浮雕的墙面西行,由浅渐深的下沉台阶代表苦难和死亡、反抗与拒绝(图13),引导我们来到“和好的抗议宗教堂”。轻轻地推门进去,内部建筑设计看不到直角,黑灰冷色调让我略感寒意。一份关于教堂设计的说明指出:因建筑师认为直角(集中营的建筑都由直角构成)代表纳粹,所以设计时一概取消。整个建筑的设计主旨是“解放、和好和救赎”,与教堂名称很匹配。

图13: 下沉的台阶

一点思考

从达豪集中营出来,沉重的心好似一直在发问:为什么?!

上世纪60年代初,以色列曾对直接参与制定欧洲灭绝犹太人计划的前德国纳粹党卫军高级军官阿道夫·艾希曼(Adolf Eichmann)提起公诉,被告在战后曾在梵蒂冈的帮助下躲藏到阿根廷(现任教皇方济各的故乡),后被以色列的情报部门摩萨德抓捕到以色列受审。庭审过程由电视实况直播。被告最终被定罪,是现代以色列所处决的唯一死刑犯。被告庭审的最后陈述是:

“总之,我必须说:我完全不后悔。我只是拉着马车的许多马匹中的一匹,因车夫的意志,我不可能向左向右逃逸。我们还会再见。我已相信上帝。我顺服了战争的法律,并效忠于我的国旗。”

与此对照,在该庭审中,一位证人的话更令我深思。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幸存者、作家 Yehiel De-Nur 在1961年6月7日出庭作证,在他做出开场陈述(其中他描述奥斯维辛是“骨灰的星球”)后,他突然昏厥而无法继续作证。1983年他接受了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60分钟》节目主持人麦克·华莱士的采访,当问及他昏厥的具体原因(是愤怒、恐惧或引起反感的回忆吗?)时,他回答说:

不是!这些都不是原因。[面对那个文质彬彬的人,图14]我突然意识到艾希曼不是将众多生命送往死亡的[死]神一般的军官,艾希曼是一位普通人,我对自己感到害怕,我看见我也有能力这么做……我与他一模一样。”

图14: 受审的艾希曼 - “元首已下令灭绝……”(照片来自网络)

针对我心中的那个发问,我似乎听见上帝在我耳边的耳语:

“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上帝的荣耀,如今却蒙上帝的恩典,因基督耶稣的救赎,就被仁慈地受审。上帝设立耶稣作挽回祭,就是凭着耶稣的血,藉着人的信,要显明上帝的公义。因为祂用忍耐的心,宽容人先时所犯的罪,好在今时显明祂的公义,使人知道祂自己为公义,也称信耶稣的人为义。”

(《罗马书》3:23-26)

人的“罪”是一种不认识造物主的骄傲,是自我中心的内心状态。一方面,它导致为自我利益的外在坏行为(如自私、说谎、嫉妒、诡诈、贪婪、偷盗、奸淫、凶杀等等),另一方面,也产生为自我利益的外在“好”行为(如礼拜、祷告、侍奉、为“我”所在的集体、国家和民族的利益所做的一切“善事”等等),二者的心态都在试图操控他人或“我”心目中的“上帝/神”,得到“我”想要的好处(如爱情、健康、财富、权力、名誉、地位、知识等)。但独一的真神好像在透过《圣经》对我们的心说话:到我这里来吧,你所有的好处不在我以外,我自己才是你真需要的最大好处……!

Lily 写于2017年6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