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之旅:列宁博物馆

西飞随笔

2018年4月初我们抵达芬兰的第三大城市坦佩雷(Tampere),踏上了向往已久的北欧之旅。坦佩雷在19世纪是一座著名的工业城市(被誉为“芬兰的曼彻斯特”),有趣的是,我们下榻的酒店是由一座废弃的纺织工厂改建的,旁边是一座发电厂。

图1:遍及市内的厂房

坦佩雷是于1779年由瑞典国王古斯塔夫三世下令建立,它位于芬兰西南部,距首都赫尔辛基180公里,拥有20多万人口,是北欧最大的内陆城市。坦佩雷位于两大湖泊之间的狭长地带,风景优美,贯穿市中心的坦梅尔河是坦佩雷工业的发源地,19世纪发展成芬兰最大的工业城市,以纺织、服装和金属加工久负盛名。如今这里用当初的厂房改建成了很多餐馆、商店、运动减肥中心和博物馆。列宁博物馆作为欧洲第一个纪念苏维埃重要领导人列宁的博物馆,是坦佩雷市的重要的博物馆之一。为什么列宁博物馆设在苏联以外?我们带着疑问决定前往参观。

2018年4月8日早晨,我们来到 Hämeenpuisto大街 28号,这是一排邻近马路的连体灰黄色的建筑群,楼前的空地上只见几颗萧萧的树木(图2)。外墙上的一块写有 Lenin-Museo 字样的名牌和其上方的列宁像(图3),一扇普通的黄色木门上方用芬兰语、英语和俄语写着“列宁博物馆”(图4)。这里在作为博物馆之前曾是芬兰工人大厦,是1905年和1906年的两次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开会的地方,又是俄国革命人的汇集地,引人注目的是,列宁和斯大林1905年首次在这里见面。1944年“延续战争”结束之后,苏联-芬兰协会的坦佩雷分会提出在芬兰建立列宁博物的建议,这被认为是芬兰对苏联的善意姿态。斯大林的支持使建馆成为一个至关重要的政治项目。列宁博物馆于1946年1月20日开幕。(列宁博物馆的官网):

图2:列宁博物馆及社区会堂建筑物外景

图3:列宁博物馆牌匾

图4:列宁博物馆门口

列宁原名弗拉基米尔·伊利奇·乌里扬诺夫(Vladimir Ilyich Ulyanov),1870年4月22日出生在靠近伏尔加河畔的一个小镇。儿时的乌里扬诺夫既勤奋又有天赋,在学校表现出色。1886年,他哥哥因参与刺杀亚历山大三世被处死,这使他对沙皇产生苦毒而对革命怀有很大兴趣。1902年乌里扬诺夫用“列宁”这个假名发表了题为《该做什么》的小册子,建议俄国社会民主劳动党应该推进革命。1895年9月初,列宁将活跃在圣彼得堡的几个马克思主义小组团结起来,成立了“工人阶级解放斗争协会”,打造出一个革命党的雏形。后来成为众所周知的布尔什维克的领袖列宁,他的支持者被称为布尔什维克多数派。

列宁与斯大林的首次见面

1905年第一次俄国革命失败后,沙皇政府更加紧对社会民主党人的迫害,因圣彼得堡对于革命者来说过于危险,由列宁领导的布尔什维克党前往坦佩雷这座工业城市聚集(当时的芬兰是俄罗斯帝国的一部分),工会组织允许布尔什维克免费使用会议厅。坦佩雷之所以成为一个安全的会议地点,是因为这里支持沙皇的官员纷纷落马,且这个城市没有俄国军队驻扎。展厅陈列了两座蜡像:列宁在一辆摩托车斗里正襟危坐,斯大林毕恭毕敬地站立在一旁,地面上的红色圆圈里有文字指出,此处是1905年12月列宁与斯大林在俄国社会民主工人党的一次秘密会议中见面的地点(图5)。

图5:列宁与斯大林见面的雕塑及红色圈出的会面地点

布尔什维克党通过银行抢劫为自己筹款。文字显示在1906年2月,俄罗斯国家银行在赫尔辛基的分支机构遭到抢劫。劫匪逃离首都并分散。另一段文字配图显示,在1907年夏天,斯大林参与组织第比利斯银行抢劫案,以资助1908年开始的布尔什维克党。(图6)

图6:巴库宪兵队的斯大林登记卡

芬兰独立的背景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的1917年,在俄国帝国境内爆发了“二月革命”,后沙皇尼古拉二世被迫退位,君主制度崩溃下人民期待变革,一场残酷的权力斗争就此开始。俄罗斯的临时政府继续战争并试图使俄罗斯成为一个民主共和国。在欧洲流亡的列宁秘密经德国返回俄罗斯准备发动革命。1917年11月7日,列宁和托洛茨基领导的布尔什维克武装力量向资产阶级临时政府所在的圣彼得堡冬宫发起总攻,建立了苏维埃政权(此时因是俄历十月,又称“十月革命”)。一战后苏联与德国签署了一项和平条约,同意交给德国大量的土地,虽然芬兰远离世界大战的前线,但这里的权利系统与经济也随之崩溃。1917年12月6日,芬兰议会批准独立宣言,从苏俄分离,该独立得到列宁、斯大林等人民委员会委员签名确认。

“列宁在1917年宣布成立苏维埃政权”的油画的复制品也陈列在博物馆内(图7),该油画由艺术家弗拉基米尔·塞罗夫创作。油画中列宁在演讲,在斯莫尔纳大学聚集的观众群情激愤,在列宁的身后分别是斯大林、亚科夫·斯维尔德洛夫(Yakov Sverdlov)、菲利克斯·捷尔任斯基(Felix Dzerzhinsk)等。

图7:列宁在1917年宣布苏维埃政权”的油画,弗拉基米尔·塞罗夫

列宁被神化

在1918年刺杀列宁的企图后不久,由斯大林发起的对列宁的个人崇拜运动开始形成。在该运动中,列宁被神化:他是完美的革命家、思想家和革命伙伴,在他1924年去世后被尊为革命圣人。列宁死后他的著作分发在各工厂、学校和住所,他的雕像也遍布前苏联各地。具有讽刺意味的是,2011年,在苏联解体二十周年之际,作家张国庆曾去俄罗斯旅游考察,在他的文章中记述:当地导游告诉他,在列宁去世之后,官方要求保持列宁房间里面陈设的原状,不要挪动任何东西,而他桌子上放的一本书竟然是《圣经》。

为再现旧时场景,展厅的一角布置成房间一角,有书架和书桌,墙上贴着图片、介绍(图8)。书桌的第2层抽屉里陈列了布尔什维克党人的私人物品,包括出生证、员工卡,以及爱沙尼亚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书友会卡等(图9)。

图8:房间一角

图9:抽屉中陈列的物品:劳动本、疗养本、出生证(爱沙尼亚共和国)、工会票证。

一个玻璃橱柜中陈列了各种纪念品,包括一套极具俄罗斯特色的领导人套娃(图10)和带有双头鹰图案的国徽展品。这套俄罗斯套娃的形象是苏联/俄罗斯的领导人,由大到小分别是列宁、斯大林、勃列日涅夫、戈尔巴乔夫和现任总统普京。双头鹰的标志也反复出现,一幅照片以双头鹰和三叉戟标志为背景,有一名带着领带,左臂带袖标的青年男子(图11),其下面文字显示:国家社会主义在今天的俄罗斯也并非闻所未闻。黑色剪头指向右边的文字和照片(未拍完整)显示,2005年成立的政治与青年爱国组织“纳什”(音译,意思是“我们的”)与普京总统有紧密的联系。玻璃柜里有一本封面带有双头鹰标志的《俄联邦宪法》(图12),该标志是俄罗斯在1993年11月30日决定采用的“十月革命”前伊凡雷帝时代的双头鹰国徽:红色盾面上有一只金色的双头鹰,鹰头上是彼得大帝的三顶皇冠,鹰爪抓着象征皇权的权杖和金球。俄国双头鹰国徽意喻着俄罗斯是横跨欧亚两大陆疆域辽阔的大国,面向西方的一头在欧洲,注视东方的另一头在亚洲。

图10:俄罗斯领导人套娃

图11:俄罗斯国家社会主义组织与青年爱国组织“纳什”

图12:封面带有双头鹰标志的《俄联邦宪法》,附国歌歌词

尽管博物馆的展厅面积不大,但若看得仔细,一圈逛下来也要1个半到2个小时左右。

图13:博物馆内景

两点思考

共济会

有许多俄国学者认为共济会是1917年俄罗斯“二月革命”、“十月革命”背后的影子势力。因俄罗斯东正教会与罗马天主教会的长期矛盾,罗马天主教会欲通过耶稣会/共济会,藉苏俄共产党的手,杀害抵挡共济会控制的沙皇,铲除在俄罗斯的东正教会。一些资料显示:一些苏维埃领导人是共济会成员,包括托洛茨基和列宁等。

在俄罗斯历史学家与经济学家奥列格·普拉托诺夫(Oleg Platonov)所著的《俄罗斯的荆棘王冠:共济会1731-1996的秘密历史》一书中,有记载说:列宁是第31阶共济会员和“法国小屋”(Art et Travail)的成员。原苏联体制内约有400名以上的党政高级官员曾加入共济会或隶属共济会的国际组织(如“彼得伯格俱乐部”、“大欧洲”委员会、“国际俄罗斯俱乐部”等),戈尔巴乔夫、叶利钦也都是国际共济会成员(参见 Oleg Anatolyevich Platonov 的《俄罗斯的荆棘王冠:共济会1731-1996的秘密历史》,莫斯科,2000年,第2卷,第417页)。我回忆起不久前在巴黎的“法兰西大东方共济会”总会的书店曾看到过一本以列宁为封面的书,因不懂法文,不知其内容,也未拍照留存。

双头鹰

双头鹰的图案源于罗马帝国的鹰徽,当时罗马帝国使用单头鹰徽作为军团旗帜,罗马一分为二后,在东罗马帝国(拜占庭帝国)伊萨克一世执政时期,因其疆土涵盖欧、亚两个大陆,故将单头鹰改为双头鹰,意为向西俯瞰欧洲,向东包揽亚洲。1497年,继承了东罗马帝国的伊凡三世设计了俄国第一枚双头鹰国徽。有意思的是,苏格兰共济会的徽章名为拉格什双头鹰(The Double-Headed Eagle of Lagash),共济会传记作家M. P. 夏尔这样解释其含义,双头鹰象征人的性格是男性与女性元素调和的结果;《33阶共济会符号:拉格什双头鹰》一书指出双头表示两性合一,鹰表示精神上的飞跃。1917年十月革命爆发,双头鹰徽章被废除。苏联解体后,1993年11月30日总统叶利钦签署总统令,恢复使用“十月革命”前的红色双头鹰作为国徽。这是否象征着背后的影子势力仍继续操控着俄罗斯联邦?

Lily
2018年11月7日

(致谢:黄晓和教授、王桂萍女士对图9、图11和图12的俄文提供了翻译和澄清,十分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