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中“拣选”的概念,即上帝拣选一个特定的民族,在一个现代的、全球化的社会中可能是一粒让人难以下咽的药丸。那些可能不十分熟悉《圣经》的人(甚至是那些熟悉《圣经》的人)有时会质疑说:拣选的想法助长了对其他人的“排斥”。然而,当以色列的上帝“拣选”(בחר; bahar)和“祝福”(ברך; barakh)一个特定的民族(即以色列)时,上帝仍然以同样的方式祝福非选民。

例如,当主耶和华拣选亚伯兰(אברם; Avram)成为以色列民族的“尊贵的父亲”(אב רם; av ram)时,上帝说:“我必叫你成为一个大国(גוי גדול; goy gadol)”(创12:2)。当时亚伯兰有两个儿子,以实玛利和以撒,上帝选中后者继承血脉以便坚固对以色列民族的应许(参见 创21:12)。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上帝摒弃了未蒙拣选的以实玛利。

相反,主耶和华以赐福亚伯兰同样的方式赐福以实玛利。在撒拉将以实玛利和他的母亲夏甲逐至旷野后,上帝将这两个未蒙拣选的人从频临死亡中拯救出来,并且对他们所作出的应许如同赐给选民后裔的应许的镜像。耶和华的使者呼叫夏甲,“不要害怕,因为上帝已经听见童子的声音了。起来!把童子抱在手中,我必使他的后裔成为大国(גוי גדול; goy gadol)”(创21:18)。因此,尽管以实玛利并未以与以撒相同的方式蒙“入选”或“拣选”,上帝的拣选并不排除对非选民的类似祝福。因此,在《圣经》中对拣选的理解不带有“排斥”的意思;相反,当上帝拣选一个特定民族时,主仍然赐福与看顾不属于选民的那部分人。

尼古拉斯·沙瑟尔博士写于2019年2月13日

翻译:张亮
校对:黄松

阅读原文:Election and Ishma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