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之哥多华

西飞随笔

我们于 2016年的12月底前往位于西班牙南部的马拉加,一座位于直布罗陀海峡以东一百多公里的城市。多亏前同事赠送了一本图文并茂的西班牙旅游小书,让我们能简要了解马拉加周边的一些景区,其中包括位于安达卢西亚北端的哥多华。

西班牙位于欧洲西南部的伊比利亚半岛,因其地处欧洲与非洲的交界,自史前时代以来一直受到诸多不同文化的影响。人类在伊比利亚半岛的活动最早可追溯到旧石器时代,其后裔可能是巴士克人,之后有凯尔特人、腓尼基人、希腊人、迦太基人、罗马人和西哥特人在此居住。公元711年,北非的摩尔人(即柏柏尔人和阿拉伯人的军队)入侵,在其后的七百多年里有独立的穆斯林国家相继建立,而穆斯林控制的区域被称为阿尔-安达卢斯。而北方弱小的基督教国家在宗教势力支持下展开对半岛漫长的“收复运动”(公元770年-公元1492年),并形成了众多基督教王国,为首的是卡斯提尔王国、阿拉贡王国、纳瓦尔王国和葡萄牙王国四国。至15世纪始建立了单一国家,在近代史上是影响其他地区文化的重要发源地。

在摩尔人统治时代,哥多华是首都,系伊斯兰教王朝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全盛期更一度是欧洲最大的都市,其中伊斯兰教与基督教“共存”的清真寺-天主堂是最重要的古迹之一。12月25日我们抵达在哥多华的这座正式名称为“Cathedral of Our Lady of the Assumption ”(升天的圣母堂)的清真寺-天主堂(Mezquita-Catedral de Córdoba),其外墙土黄色,上面有绘画和雕刻 (图1:清真寺-天主堂的雕刻外墙)。其原址上最早曾经是一座西哥特人的基督教教堂,公元711年穆斯林征服西班牙后,该教堂被分为两半,一半归穆斯林信徒,另一半归基督教信徒,这种“共享”的安排直至公元784年。公元785年,阿卜杜拉赫曼一世(Abd Al-Rahman I)购买了基督教教堂的部分,下令拆毁原来的建筑结构,并继而兴建了一幢西方最大的清真寺,历经三次扩张于公元10世纪才完工。在“收复运动”中的1236年,该建筑再次归回基督教势力控制,之后它被改造为一间罗马天主教教堂,并在十六世纪增加了教堂中的正厅。据说,因清真寺骄人的建筑艺术风格,天主教信徒占领这座城市时不忍将之拆毁。最终拆除了一部份马蹄形拱廊,大清真寺才改建成为混和哥德、文艺复兴与巴洛克样式的主礼拜堂,历经逾两个世纪,最终变成伊斯兰教与天主教建筑风格共存的独特建筑物。

图1: 清真寺-天主堂的雕刻外墙

我们沿着斑驳的土黄色外墙走到入口,随着人流步入这庞大建筑群的内部。从入口处进入后,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橘树庭院,其北侧可见一座钟楼(图2和图3: 钟楼)。沿着长廊,可走入建筑群主体部分。尽管内部灯光昏暗,无法掩饰其惊艳奢华的绘画及雕刻。宽敞的教堂正厅内,花瓣形拱顶圆柱红白相间、层叠有序,如花盛开(图4:红白相间上下双拱回廊),柱形的结构体现出此建筑的伊斯兰特征。而建筑顶部的彩色玻璃和墙画,各侧墙面镶金的壁龛、雕像和壁画都充分洋溢着天主教的奢华和庸俗之气息。其中有耶稣肩扛十字架的巨大金色壁龛,马利亚头上有着显著光环,位于耶稣之上(图5:耶稣肩扛十字架)和基督钉十字架的巨大的金色壁龛(图6:耶稣钉十字架的壁龛)。此建筑在伊斯兰教特征之中又含有天主教特点,彼此融汇。尚未观看完毕,几位保安匆匆前来大声驱赶我们与其他游客出殿,经询问得知因天主教的圣诞节弥撒即将开始而清场。我们不得不略带遗憾地匆匆跟随人群被迫离开。

图2: 钟楼

图3:钟楼与橘园

图4:红白相间上下双拱回廊

图5:耶稣肩扛十字架

图 6: 耶稣钉十字架的壁龛

从面朝东的出口走出建筑物,随即步入蜿蜒曲折的狭窄小巷(图7: 窄巷),许多小巷的两侧有一些售卖纪念品和各色当地特产的小店和餐馆。还有一条犹太人街,在其附近有一个名为“宗教裁判所画廊”的地方。根据入口处的简介(图8:画廊简介),宗教裁判所最初由十三世纪的天主教教皇卢卡斯三世为征服“异端”(指与天主教教义持不同观点的人)所创立的,至十九世纪已遍及欧洲各处。西班牙的宗教裁判所是在十五世纪中叶由基督徒的国王开始推行的(直到十八世纪才终止)。教皇的特使有权将持异端思想者(主要为犹太人和阿拉伯人)逮捕,交付法庭去处理。所有人都必须拥抱“基督教”(就是今天的天主教)才能保有他们自己的财产。嫉妒或憎恨往往是错误指控的原因。在审讯之中,不招供的无辜者还可能受到严刑拷打和饱尝牢狱之苦。一些人的私人财产被剥夺并分配给原告和教会;有些人甚至丧失生命。许多归信“基督教”的犹太人仍在十六至十七世纪被驱逐出西班牙。在六个阴森森的展厅房间中,我们看到十字军的盾牌,还有诸多用于折磨被告人的各种刑具(图9:断头台和 图10:铁钉椅)。残酷的刑具令人毛骨悚然,即便看毕走出展厅,心情依然异常沉重……。

图 7: 窄巷

图 8: 画廊简介

图 9: 断头台

图10: 铁钉椅

哥多华之行引发了我对这段长达600多年的中世纪黑暗历史的关注,罗马天主教系统所设立的宗教裁判所是为了排除“异端”,使不同的信仰统一在一个宗教之下。纵观历史,罗马天主教带给人类的不是上帝的福音(上帝的儿子代替世人受死,为要让世人与上帝和好),而是以人的手段让人们成为统一宗教教义的皈依者,其直接的结果之一是在不同人群之间(如犹太人和基督徒之间)制造深重的矛盾和仇恨,这显然与上帝和平的福音背道而驰(借用使徒保罗的一句话,让“近处的人”-犹太人,与“远处的人”-跟随耶稣的外邦人和好,成为“一个新人”,参见《以弗所书》2:14-18)。

经查询公开资料,有如下两点思考与各位共享:

1. 历史回顾

公元325年,归信基督教的罗马皇帝君士坦丁将当时罗马境内各大教派的三百多位领袖们集聚于小亚细亚半岛西北部的尼西亚城,召开了一次“世界性”的宗教大会。对于君士坦丁而言,一个统一的宗教(在罗马,而非在耶路撒冷,建立一个中央集权的统一教会)能最好的巩固自己对帝国的统治。尼西亚会议的主要成果是:将66卷新旧约经文“正式确认为正典”(其中39本旧约书卷是上千年以来犹太传统所认定的“正典”文献,27本新约书卷是耶稣死后由一世纪教会的先父们所保留并流传的福音书和使徒书信等);颁布尼西亚信经以及确立“三位一体”的教义。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有“正典”文献的存在,但罗马帝国境内的一些异教的习俗也被引入统一后的宗教仪式中,比如将“太阳日”(即Sun-day)作为该宗教的“安息日”以替代《圣经》中的安息日(关于安息日,可查《圣经》及参见Bryan T. Huie 的文章“安息日”还是“星期日”:我们要守哪一个?”);将每年的12月25日的“太阳神的生日”(即冬至日后太阳开始向北回归之日)作为耶稣基督的诞生日(关于耶稣的生日,请参见Bryan T. Huie 的文章”耶稣真正的生日”);对生殖女神的崇拜(与亚舍拉/亚斯他录有关)作为基督的“复活节”(春分后第一个满月后的第一个星期日;关于耶稣的复活,请参见Bryan T. Huie 的文章“耶稣何时复活”);“太阳神”的徽记“发光的十字”作为该宗教的徽记等等。显然,《圣经》中所确立的“耶和华的节期”被一一废除。

2. 统一宗教

根据“天主教家庭网”2014年的一篇署名Cornelia R. Ferreira的文章,以色列前总统西蒙Ÿ佩雷斯与教皇方济各私人会晤时,曾建议成立一个以联合国为模式的、反恐的统一宗教组织。本文指出,150多年前(指截止到1997年)一个世界性宗教的“新世界秩序”已由共济会提出了(Cornelia R. Ferreira,Update: Pope Francis and
One-World Religion, Catholic family news, 2014)。据相关信息显示,“新世界秩序”的目标是:一位世界领导人、一个世界政府、一种世界货币和一个世界宗教。

从上面的思考及资料中我们可以看到,罗马天主教以人的传统和教义统一宗教的企图和努力自始至终没有实质上的任何改变。相反,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进程,这个“统一宗教”的目标几乎是指日可待的了,甚至中国也无可避免地被本届教皇所觊觎。2016年12月27日,中国国家宗教局局长王作安表示,中国愿意在相关原则基础上与梵蒂冈进行建设性对话,缩小分歧,扩大共识,推动关系改善(中国天主教全代会上,国家宗教局长回应中梵关系,新华社,天主教信德网) ,《梵蒂冈-中国协议》幕后快照,注1)

2017年是以马丁Ÿ路德为领导的反对罗马天主教制度的宗教改革的500周年。今天又是中国农历新年的第一天,在新春来临之际,阖家团圆的喜庆气氛中,联想到今日上帝之家人很可能因为“统一宗教”的花言巧语而离开上帝在《圣经》中赐下的话语,因而心里仍有一堵阴霾笼罩。500年前的一批宗教改革者们非常清楚地知道上帝的敌人的身份,而今日当这个敌人以“各样的异能、神迹和一切虚假的奇事”(帖撒罗尼迦后书2:9)来“迷惑普天下”(《启示录》12:9)时,祈愿上帝的家人都能“守上帝诫命,为耶稣作见证”(《启示录》12:17),因为“赐平安的上帝,快要将撒但践踏在[女人的后裔耶稣基督和他的跟随者们的]脚下。”(《创世记》3:15,《罗马书》16:20)

注:
1. Victor Gaetan,《梵蒂冈-中国协议》幕后快照,2017年1月18日,来源:天主教在线 (http://www.tianzhujiao.online/zhongfan/2017-01-18/57225.html,遗憾地是,于2017年11月5日再次查询时却无法查找到原内容)

Lily 写于2017年1月29日

2017年11月15日修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