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以理书》第11章是预言吗?

布赖恩的文章

《圣经》中最长的连续预言出现在《但以理书》第11章,它详述了从公元前5世纪到公元前1世纪影响犹太人的诸事件。据《但以理书》的内文所显示的时间,该书是在公元前6世纪编纂的。然而,《但以理书》中的预言(尤其是第11章)已促使一些自由派的圣经学者认为《但以理书》的成书时间非常晚,正如以下摘自《圣经牛津伴侣》的一段所明白阐述的:

《但以理书》是《圣经》中仅有的几个可精确测定其成书时间的书卷之一。那个时间使之成为希伯来圣经中所有书卷中成书最晚的一本,然而它的时间仍足够早,因昆兰社区的派别已知晓之,该派别在公元前2世纪到公元68年之间蓬勃发展。

《但以理书》第10章到第11章的长篇启示提供了测定其成书时间和作者的最好证据。这篇关于围绕古代近东的渺小犹大社区的政治漩涡的精彩回顾,准确地描绘了从波斯帝国的崛起到耶路撒冷圣殿被亵渎之后的某个时期,直至在那里设立“那行毁坏可憎”(但11:31)之间的历史 …… 这幅写照被表达为关于未来事件进程的预言,由在巴比伦流放时期的先知发出;然而,流行的学术观点认为,这基本上是事后的“预言”;只有从第11.39节开始,其中的历史概观才停止准确地重现在安提阿古斯四世统治后期已知发生的事件。对这种转变最明显的解释是,作者自己的一生的尽头已到。(第151页,“但以理书”)

无论自由派学者和持怀疑态度的神学家现在如何看待但以理,弥赛亚耶稣明确表明但以理是一位先知(太24:15;可13:14)。因此,我们可以相信但以理发出的所有预言。在本文中,我们将查看加百列给但以理的最详细的预言。在我们回顾过程中,我们将看到其中所有预言是如何应验的。

在《但以理书》第10章,我们得知但以理在波斯王居鲁士第三年看到一个异象。根据现有的信息,该异象看似出现在希伯来第一个月份(尼散月)的第三日。加百列被派去向但以理解释该异象;他在21天之后的尼散月24日到达(但10:4)。加百列解释说他被派遣要让但以理明白他所看到的异象,这关乎犹太人日后的命运(但10:14)。加百列对预言的解释从第11章开始。

又说:“当玛代王大流士元年,我曾起来扶助他,使他坚强。(但1:11)

按照加百列的说法,他使玛代王大流士坚强。在学界对本节所称的这位大流士的身份有很多争论。著名的学者提出了多种理论来识别他的身份。有些人相信他是古巴路(戈布里亚斯),是带兵实际攻打巴比伦的将军。另有学者认为,根据希腊历史学家色诺芬的说法(也得到了约瑟夫斯的支持,参见《犹太古史》10.11.4),这位大流士是阿斯提阿格斯(Astyages,即基亚克萨雷斯二世)的儿子。还有一个猜测是:大流士是阿斯提阿格斯的一个名号,他是玛代的最后一位君王,是居鲁士大帝的祖父。无论大流士的实际身份是谁,显然他是凭委任作王的(但5:31;9:1)。

加百列的介绍的意义鲜为人所重视。在《但以理书》9:1-2,我们看到在玛代王大流士的元年,按照耶利米的预言,但以理意识到耶路撒冷荒凉的年数(70年)。因为这个认识以及按照上帝在妥拉中的吩咐(利26:40-42),但以理向上帝祷告,承认他百姓的过犯(但9:3-19)。他如此行之后,加百列被差到但以理那里去给他关于70个七的预言(但9:24-27),这显示弥赛亚将出现在以色列的时间线。加百列在此提及玛代王大流士不是偶然,而是旨在向但以理(和我们)指向之前已注明的时间,以便了解他要概括的预言性事件何时将要发生。因此,我们可以在所预言的70个七的期间内找到这个预言的应验。

现在我将真事指示你。波斯还有三王兴起,第四王必富足远胜诸王,他因富足成为强盛,就必激动大众攻击希腊国。(但11:2)

这个预言在波斯国居鲁士王第三年(公元前535年)发出。在居鲁士之后的三位玛代-波斯王是:(1)他儿子冈比西斯二世(公元前530年-522年);(2)魔法师高马塔(也被称为“伪”司美尔迪斯,公元前522年);和(3)波斯大流士一世(大流士大帝,公元前522年到公元前486年)。第四位王是(4)薛西斯(公元前486年-465年)。

薛西斯王的母亲是阿托撒(她是居鲁士大帝的女儿)。他父亲大流士大帝为他留下的任务是惩罚希腊人,因他们参与了爱奥尼亚叛乱(公元前499年-494年)以及击败波斯军队的马拉松战役(公元前490年)。

薛西斯开始在公元前483年通过筹集资金和积累供给,为讨伐希腊人的远征做好大量准备。他在阿索斯山半岛的地峡挖了一条通道,沿着通过色雷斯的道路储存了物资,并在达达尼尔海峡上建造了两座桥梁。为了准备惩罚希腊人,薛西斯还与迦太基结盟。甚至许多较小的希腊国家也支持波斯人,一支庞大的舰队和一支浩大的军队(一些人估计人数超过两百万人)得以集结。他的确“激动大众攻击希腊国”。

在公元前480年的春天,薛西斯从萨狄斯出发。起初,他获得了胜利。但当薛西斯在萨拉米斯战役(公元前480年9月28日)的负面条件下袭击希腊舰队时,他被击败,尽管他的舰队是希腊海军的三倍多(1,207艘船与371艘)。这场战役决定了战争;薛西斯被迫退到萨狄斯,他离开希腊时留下的军队终于在第二年被击败。德里安联盟(也称为雅典帝国)于公元前477年形成,这是希腊城邦对抗波斯人的进攻和防御的联盟。希腊帝国开始崛起。

必有一个勇敢的王兴起,执掌大权,随意而行。(但11:3)

在薛西斯被希腊人打败后,有若干位王治理波斯帝国。但薛西斯为一个强大希腊统治者的崛起做了铺垫。这位统治者就是马其顿的亚历山大大帝,他于公元前333年在伊苏斯(位于今天土耳其东南的地中海沿岸)战役中打败了波斯王大流士三世科多曼努斯。这场败退预示了波斯帝国开始走向终结。

在亚历山大的权力高峰时,他征服并统治了一个地跨南欧、北非和中亚的帝国。但希腊帝国命中不会长久。亚历山大在公元前323年在巴比伦尼布甲尼撒二世的宫中病逝。

他兴起的时候,他的国必破裂,向天的四方(“方”原文作“风”)分开,却不归他的后裔,治国的权势也都不及他,因为他的国必被拔出,归与他后裔之外的人。(但11:4)

在亚历山大死时,他留下了一个巨大的帝国。他的家人和他的将军争夺对该帝国的控制权。当尘埃落定时,他的顶级军官中只剩下两位存活。他的其他将军、他的母亲、他的妻子、他的儿子、他的私生子、他的姐(妹)、他的半个姐(妹)和他的半个兄(弟)都死了。在这群人中,只有一位将军(安提帕特)是自然死亡的。

在经过多次战斗和争夺位置后,亚历山大的帝国在公元前301年被分为四大部分:(1)卡桑德统治希腊,(2)利西马科斯统治小亚细亚,(3)西流基(或译塞琉古)一世尼卡特统治巴比伦和波斯,(4)托勒密一世扫特统治圣地和埃及。

南方的王必强盛,他将帅中必有一个比他更强盛,执掌权柄,他的权柄甚大。(但11:5)

二十年后(公元前281年),当西流基在战斗中杀死了利西马科斯时,只有两个王朝仍留在亚历山大的旧帝国里:北方的西流基王朝和南方的托勒密王朝。

过些年后,他们必互相连合,南方王的女儿必就了北方王来立约,但这女子帮助之力存立不住,王和他所倚靠之力也不能存立,这女子和引导她来的,并生她的,以及当时扶助她的,都必交与死地。(但11:6)

公元前249年,南方王托勒密二世非拉铁非将他的女儿百尼基送给北方王安提阿古斯二世提奥斯。他的计划是制止战争(第二次叙利亚战争)的肆虐,并通过他们的联姻将两个王国联合起来。不幸的是,这个计划有一个缺陷:安提阿古斯二世已结婚。然而,因为他知道他与托勒密二世的女儿的婚姻将确保和平,并允许他重新获得他父亲输给南方王的叙利亚领地中的大部分,安提阿古斯二世休了他的妻子老底嘉(或译劳迪斯)并与百尼基结婚。百尼基说服他拒绝老底嘉的孩子继位,并立百尼基自己的孩子继承王位。

然而,在托勒密二世于公元前246年去世后,安提阿古斯二世废了他与百尼基的婚姻,离开她和他们年幼的儿子,与老底嘉复婚。老底嘉怀疑他的忠诚,她很快用毒药谋杀了安提阿古斯二世。然后,她说服她的儿子西流基二世卡里尼科斯杀死了百尼基和她的儿子。因此,正如预言所说的那样,南方王托勒密二世、他的女儿百尼基和北方王安提阿古斯二世都在争夺权力的斗争中死去。

但这女子的本家(“本家”原文作“根”)必另生一子(“子”原文作“枝”)继续王位,他必率领军队进入北方王的保障,攻击他们,而且得胜;(但11:7)

托勒密三世埃弗格忒斯(托勒密二世的长子和百尼基的兄弟)对他的妹妹被谋杀感到不满,他立即入侵西流基帝国。他的军队击败了北方的新国王西流基二世(安提阿古斯二世和老底嘉的儿子)的部队。他的战役取得成功,他的军队从底格里斯河到小亚细亚海岸节节取胜。托勒密三世抓获了老底嘉并处死了她。他甚至能够进入塞琉西亚(底格里斯河上的的港口城市,首都是安提阿),并在那里留下一个驻军。

并将他们的神像和铸成的偶像,与金银的宝器掠到埃及去。数年之内,他不去攻击北方的王。(但11:8)

在第三次叙利亚战争期间,南方王托勒密三世缴获了许多神像,这些神像是坎比西斯的波斯军队在大约三百年前征服埃及时带走的。因此,他被称为埃弗格忒斯(“赞助者”)。托勒密三世在获胜期间获得了大量金银;事实上,仅从塞琉西亚,他就每年获得1,500 他连得的白银作为进贡(约占其年收入的10%)。托勒密三世比西流基二世(后者在从马上摔下后身亡)多活了四到五年(公元前222年)。

北方的王(原文作“他”)必入南方王的国,却要仍回本地。(但11:9)

在公元前240年,北方王西流基二世试图入侵埃及,以回应他在托勒密三世手中遭受的羞辱。然而,因他的舰队消失在暴风雨中,他不得不无功而返。

北方王(原文作“他”)的二子必动干戈,招聚许多军兵,这军兵前去,如洪水泛滥,又必再去争战,直到南方王的保障。(但11:10)

西流基二世的儿子包括西流基三世塞拉乌诺斯(“雷霆”)和安提阿古斯三世(大帝)。西流基三世(西流基二世的长子)开始对埃及在小亚细亚的省份战争。然而,他没有成功,并在公元前223年被他的小亚细亚的军队成员暗杀。西流基二世的小儿子安提阿古斯三世在他哥哥去世后,在18岁时登基。公元前219-218年,安提阿古斯三世胜利地经过犹大地,几乎到了埃及的边界。

南方王必发烈怒,出来与北方王争战,摆列大军,北方王的军兵必交付他手。(但11:11)

安提阿古斯三世在公元前217年的拉菲亚战役(又称加沙战役)中遇到了托勒密四世菲罗帕特尔。北方王安提阿古斯三世有步兵62,000人,骑兵6,000人和103头作战的大象。但是,南方王托勒密四世的军队在战斗中取得胜利。安提阿古斯三世被迫撤回黎巴嫩。

他的众军高傲,他的心也必自高,他虽使数万人仆倒,却不得常胜。(但11:12)

在他击败安提阿古斯三世后,托勒密四世只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在圣地解决事务,然后返回亚历山大。他显然渴望回到他在埃及的奢华而颓废的生活。托勒蜜四世匆匆回家时,他将位于腓尼基海岸的重要港口,即在皮耶里亚的塞琉西亚(最初由他的父亲占领)留在了安提阿古斯三世的手中。在加沙取得胜利之后,被训练与西流基人作战的埃及军队开始了一次成功的游击战,以反对托勒密四世在埃及的统治。在托勒密四世统治结束时,他们在埃及南部已取得完全的独立。

北方王必回来摆列大军,比先前的更多,满了所定的年数,他必率领大军,带极多的军装来。(但11:13)

在公元前204年托勒密四世去世后,安提阿古斯三世再次召集他的部队攻击南方王国。在第五次叙利亚战争期间(公元前202-195年),安提阿古斯三世从叙利亚席卷犹大地。他重新占领了他十八年前占领的领土。当安提阿古斯三世在冬天撤退时,埃及指挥官司科帕斯重新占领了失地的南部,包括犹大地和耶路撒冷。

那时,必有许多人起来攻击南方王,并且你本国的强暴人必兴起,要应验那异象,他们却要败亡。(但11:14)

安提阿古斯三世与马其顿国王菲利普五世达成协议,以分割埃及在亚洲的领地。经过一些暂时的挫折(特别是在加沙),约公元前199年,安提阿古斯三世的军队在约旦河源头附近的帕内斯重创了托勒密军的队。关于所预言的犹太人的行动,犹太历史学家约瑟夫斯写道:

在安提阿古斯战胜司科帕斯之后不久,即在约旦河的源头的一次战役中,司科帕斯的军队的大部分被摧毁。然而之后当安提阿古斯占领了司科帕斯曾取得的塞勒叙利亚的那些城市,以及与此一起的撒玛利亚,犹太人自发地出去欢迎他进入 [耶路撒冷] 城,并向他的全部军队提供充足的供应,并喂养他的大象,并在他包围了驻扎在耶路撒冷城池的驻军时甘心乐意地协助他。(《犹太古史》12.3.3)

遗憾的是,当安提阿古斯四世之后来攻打耶路撒冷时,犹太人的这次援助并未得到记念。

北方王必来筑垒,攻取坚固城,南方的军兵必站立不住,就是选择的精兵(“精兵”原文作“民”)也无力站住。(但11:15)

在帕内斯失败后,司科帕斯逃到了港口城市西顿的要塞。但在安提阿古斯三世围困之后,司科帕斯在公元前199年投降,以换取安全通过该城返回埃及。他和他的部队在放弃武器后被允许光着身子离开这座城市。

来攻击他的必任意而行,无人在北方王(原文作“他”)面前站立得住。他必站在那荣美之地,用手施行毁灭。(但11:16)

随着安提阿古斯大帝在西顿对司科帕斯的最后胜利,圣地被彻底从埃及人的手中夺去。犹大地和耶路撒冷从南方王传给了北方王。

他必定意用全国之力而来,立公正的约,照约而行,将自己的女儿给南方王为妻,想要败坏他(或作“埃及”),这计却不得成就,与自己毫无益处。(但11:17)

年轻的托勒密五世在第五次叙利亚战争中的军事失败后与安提阿古斯三世签订了条约。通过这项条约,安提阿古斯三世试图加强自己的地位,进一步扩大自己的帝国。托勒密五世将他在亚洲的领土交给了北方王,并接受了安提阿古斯三世的女儿克利奥帕特拉一世作为新娘,他们在公元前194年结婚。通过这次婚姻,安提阿古斯三世试图通过他的女儿在埃及获得立足点,但他的计划适得其反。克利奥帕特拉一世是托勒密五世的真妻子,她支持托勒密五世而不是使父亲受益。克利奥帕特拉一世因对其丈夫的忠诚而深得埃及百姓的爱戴。

其后,他必转回夺取了许多海岛。但有一大帅,除掉他令人受的羞辱,并且使这羞辱归他本身。(但11:18)

在公元前192年,雄心勃勃的安提阿古斯三世进入希腊援助埃托利亚人。他派大使到罗马寻求友谊。然而,罗马参议院回答他说,如果安提阿古斯三世能离开希腊人,让他们在亚洲自由并独立,并且他要远离欧洲,他们彼此才能成为朋友。安提阿古斯三世拒绝了,并与罗马开战。安提阿古斯三世的军队10,000人横跨爱琴海航行,占领了小亚细亚的一些据点。

但是在他这样做的时候,安提阿古斯三世疏远了他的前盟友马其顿国王菲利普五世。罗马军队进入了小亚细亚,并在公元前190年的马格尼西亚战役中击败了安提阿古斯三世的大部队。在公元前188年的阿帕梅亚和平条约中,罗马将军普博利乌斯·西皮奥针对安提阿古斯三世的求和提出了高昂的代价。他要求二十人作人质(其中包括安提阿古斯三世的儿子安提阿古斯四世),将海军舰艇减少到12艘,以及在未来十二年内向罗马支付总计为15,000他连得白银的战争赔款。安提阿古斯三世的强大野心最终给北方王带来了失败。

他就必转向本地的保障,却要绊跌仆倒,归于无有。(但11:19)

由于罗马战胜安提阿古斯三世,西流基帝国的边远省份再次重申了他们的独立。随着安提阿古斯三世的王国现在沦为叙利亚、美索不达米亚和伊朗西部,安提阿古斯三世急需资金支付罗马的战争赔款。在公元前187年,当安提阿古斯三世试图在苏萨(书珊)附近的巴比伦掠夺异教寺庙时,他被谋杀。

那时,必有一人兴起接续他为王,使横征暴敛的人通行国中的荣美地。这王不多日就必灭亡,却不因忿怒,也不因争战。(但11:20)

安提阿古斯三世的长子西流基四世菲罗帕特尔在父亲去世后接任。由于罗马施加了沉重的债务负担,他被迫在其已萎缩的帝国中寻求雄心勃勃的税收政策。这包括对以色列百姓的沉重征税。事实上,西流基四世甚至派他的财务主管赫利奥多罗斯到耶路撒冷的圣殿去取钱。

罗马参议院决定交换人质;因此,他们命令西流基四世将他的儿子德米特里乌斯(王位继承人)送到罗马。作为交换,罗马人释放了西流基四世的弟弟安提阿古斯四世。被释放后,安提阿古斯四世前往雅典。

在公元前175年,在德米特里乌斯被送往罗马后,西流基四世被他的部长赫利奥多罗斯毒害。一些历史学家认为赫利奥多罗斯想篡夺王位,而其他人认为安提阿古斯四世是谋杀的幕后推手。西流基的小儿子(另一个年仅5岁的安提阿古斯)被立为王。然而,赫利奥多罗斯是王位背后的实权力量。

必有一个卑鄙的人兴起接续为王,人未曾将国的尊荣给他,他却趁人坦然无备的时候,用谄媚的话得国。(但11:21)

随着西流基四世死亡,王位的合法继承人是年轻的德米特里乌斯。然而,他作为人质被送到罗马后不再可用。在谋杀案发生时,安提阿古斯四世在雅典。然而,当他听说他哥哥去世时,他很快就航行到了别迦摩。一旦到了那里,他便寻求别迦摩王埃弗门内斯二世的帮助。通过恭维埃弗门内斯二世和他的兄弟阿塔鲁斯,他得到了他们的支持和资助。

安提阿古斯四世带着强大的盟友抵达塞琉西亚,并挫败了赫利奥多罗斯对王位的觊觎。他成为西流基四世的婴儿(也称为安提阿古斯)的共同摄政王和保护者。在公元前170年,年轻的安提阿古斯被谋杀,而安提阿古斯四世则方便地不在现场,为他独自占有王位铺平了道路。

必有无数的军兵势如洪水,在他面前冲没败坏,同盟的君也必如此。(但11:22)

由于他有吸引人并与他们结盟的能力,安提阿古斯四世伊皮法尼斯(Epiphanes,意为“上帝显现”)能够挫败对他王位的所有威胁。这里的“共盟的君”是指犹太的大祭司奥尼亚斯三世。在安提阿古斯四世登基时,他是大祭司。奥尼亚斯的一个兄弟名叫约书亚,他已被希腊化并改名为耶孙(Ἰάσων,即英文 Jason),他与安提阿古斯四世达成交易。耶孙告诉安提阿古斯四世,如果安提阿古斯四世能移除奥尼亚斯并让耶孙成为大祭司,耶孙将向安提阿古斯四世支付一大笔贿赂。所以安提阿古斯四世迫使奥尼亚斯辞职并在公元前174年安置他的兄弟耶孙成为耶路撒冷的大祭司。

在公元前172年,耶孙派一位名叫墨涅劳斯的祭司将贡品送到安提阿古斯四世。然而,墨涅劳斯拿走了耶孙的钱,并添加了一些他自己的钱,去贿赂安提阿古斯四世以确保墨涅劳斯自己获得大祭司职位。然后,墨涅劳斯返回耶路撒冷,罢免了逃生的耶孙。安提阿古斯四世对耶孙的欺骗展示了他的性格中的真实本质。

与那君结盟之后,他必行诡诈,因为他必上来以微小的军(原文作“民”)成为强盛。(但11:23)

“北方王”再次将目光投向了南方王国。在埃及,14岁的托勒密四世菲罗米特尔已成为国王。他是安提阿古斯四世的侄子;他的母亲(克利奥帕特拉一世)是安提阿古斯四世的妹妹。安提阿古斯四世寻求与托勒密六世结盟,寻求利用他认为在托勒密王国中的弱点并为他自己获取埃及。为避免引起对他真实动机的怀疑,他带着一小支军队穿过叙利亚和犹大地进入埃及,并夺取了埃及。他的借口是:他将成为他的侄子托勒密六世的“保护者”。

趁人坦然无备的时候,他必来到国中极肥美之地,行他列祖和他列祖之祖所未曾行的,将掳物、掠物和财宝散给众人,又要设计攻打保障,然而这都是暂时的。(但11:24)

安提阿古斯四世追求一项获得埃及所控制省份的新计划。他进入了王国中最富有的地区。然后他做了一件其他西流基的国王从未做过的事情。安提阿古斯四世将他的战役中获得一些战利品分发出去,以确保百姓的忠诚。历史书《马加比一书》指出他在公众身上花了很多钱(马壹3:30),据说,他甚至会走上街头向那里的市民扔钱。然而,这只是安提阿古斯四世的计划开始,他以狡猾走访了埃及人的据点,以刺探他们的实力。

他必奋勇向前,率领大军攻击南方王,南方王也必以极大极强的军兵与他争战,却站立不住,因为有人设计谋害南方王。(但11:25)

在公元前170年,当安提阿古斯四世对自己王国的状态感到安全时,他决定在即将到来的第六次叙利亚战争中以武力夺取埃及。他认为托勒密六世是一个弱小的统治者,因此无法成功地对他发动战争。安提阿古斯四世能够将他的军队移到埃及边境,之后他们在佩鲁西姆(尼罗河三角洲附近)与埃及人遭遇。埃及人在那里有一支更庞大的军队与他对阵。安提阿古斯冒着死亡的危险骑马进入佩鲁西姆的战场,命令将埃及人生擒而不是将他们杀死。通过这项政策,他获得了佩鲁西姆,后来又获得了孟菲斯。

吃王膳的,必败坏他,他的军队必被冲没,而且被杀的甚多。(但11:26)

托勒密六世的军队虽然庞大,却无法抵挡安提阿古斯四世。在很大程度上,这是由于安提阿古斯四世的阴谋,他们腐蚀了几位埃及部长和军官,这是托勒密六世失败的一个主要原因。那些信心十足并拥有国家秘密的人将托勒密六世出卖给安提阿古斯四世。例如,托勒密·马克龙(也称“多利门内斯之子托勒密”)已被托勒密六世任命为塞浦路斯总督。然而,在觉察到年轻国王的弱点后,他抛弃了托勒密六世并投靠安提阿古斯四世,后者任命他成为科伊勒叙利亚(译者注:今天的黎巴嫩境内)和腓尼基的总督。

至于这二王,他们心怀恶计,同席说谎,计谋却不成就,因为到了定期,事就了结。(但11:27)

在安提阿古斯四世控制了佩鲁西姆和孟菲斯后,他把目光投向了亚历山大。由于第26节中提到的安提阿古斯四世的阴谋,亚历山大人已放弃了他们对托勒密六世的忠诚,并且让他的弟弟托勒密七世埃弗格忒斯取代了王位。在孟菲斯,安提阿古斯四世和托勒密六世经常举行会议。安提阿古斯四世向他的侄子表达了他的伟大友谊并关心他的利益,但他的真正计划是通过让兄弟们彼此对抗来削弱埃及。

相反,托勒密六世对他的叔叔表达了感谢,因他叔叔关心他的国事。他把战争的责任归咎于他的部长尤拉乌斯,后者是在托勒密六世的父亲去世后被指定监视他的守护者。一直以来,托勒密六世试图与他的兄弟托勒密七世在诸事上交好,以便他们可以联合起来反对他们具有欺骗性的叔叔:安提阿古斯四世。

北方王(原文作“他”)必带许多财宝回往本国,他的心反对圣约,任意而行,回到本地。(但11:28)

在安提阿古斯四世在埃及忙于事务时,在犹大地区有谣传说安提阿古斯四世已被杀死。这促使被罢免的大祭司耶孙召集了一支由1,000人组成的军队去攻打耶路撒冷。他的军队占领了这座城并迫使大祭司墨涅劳斯逃到耶路撒冷的阿克拉堡垒避难。当耶路撒冷战斗的消息传到安提阿古斯四世时,他认为犹太人正起义反抗他。

安提阿古斯四世离开埃及;在回家的路上,他和他的军队列队进入耶路撒冷。他命令他的士兵杀死他们遇到的每个人(无论男女老少)。在三天之内,他的部队已经杀死了4万至8万人。同样人数百姓被捕并被出卖为奴隶。

安提阿古斯四世不满足于屠杀,他进入圣殿并(在墨涅劳斯的引领下)带走了神圣的器皿,包括金坛、金灯台、陈列饼的桌子、献奠祭的杯子、碗,金香炉、幔子、冠冕以及圣殿正面的金色装饰。他拿走了所有的银子和金子,以及他发现的宝藏。在耶路撒冷任命佛里吉亚人菲利普为总督后,安提阿古斯四世随后返回安提阿。

到了定期,他必返回,来到南方,后一次却不如前一次,(但11:29)

同时,在埃及两兄弟托勒密六世和托勒密七世和解并同意分享权力。这废止了安提阿古斯四世与托勒密六世的联盟,并导致安提阿古斯四世失去了对托勒密王国的控制权。正因为如此,公元前168年安提阿古斯四世再次寻求对埃及开战。然而,这次他不会像先前那样取得同样的成功。

因为基提战船必来攻击他,他就丧胆而回,又要恼恨圣约,任意而行。他必回来联络背弃圣约的人。(但11:30)

因为托勒密兄弟知道他们不能单独击败安提阿古斯四世,所以他们向罗马寻求帮助。为了遏制希腊扩张的威胁,罗马人同意提供援助。这里的“基提(塞浦路斯)的战船”指的是将罗马军团运送到埃及以履行防御协定的船只。

当安提阿古斯四世和他的军队向亚历山大进军时,他们遇到了由亚历山大郊区埃雷优西斯的 Gaius Popillius Laenas 领导的三名罗马参议员。在那里,罗马大使波比利乌斯向安提阿古斯四世提交了参议院要求他退出埃及的要求。当国王要求时间进行协商时,波比利乌斯用他带着的棍子在安提阿古斯四世的周围画了一圈,告诉他不要离开圆圈直到他做出回应。北方国王对这种罗马式的傲慢表示惊讶,但在短暂的一段时间后,他说他会做罗马人所要求的一切。

在返回叙利亚时,安提阿古斯四世试图通过他对犹大地的犹太人泄愤的方式缓解他在罗马人手中遭受的羞辱。他的军队包围耶路撒冷后实施攻击。所有抵抗的那些犹太人均被处决。然而,与安提阿古斯四世结盟的亲希腊的犹太人却没有受到伤害。

他必兴兵,这兵必亵渎圣地,就是保障。除掉常献的燔祭,设立那行毁坏可憎的。(但11:31)

安提阿古斯四世的军队亵渎了圣殿并停止了每天的献祭。在公元前168年的基斯流月的15日(公历12月),叙利亚人在圣殿的燔祭坛上建造了一个异教的祭坛,并在其上放置了宙斯·奥林匹斯的形象。十天后,基斯流月25日,猪肉被献在宙斯的祭坛上。

作恶违背圣约的人,他必用巧言勾引;惟独认识上帝的子民必刚强行事。(但11:32)

在对犹太人发泄愤怒并亵渎圣殿之后,安提阿古斯四世宣布他的整个王国应该成为一个人,每个人都放弃自己的习俗。他统治下的其他民族接受了安提阿古斯四世的命令。由于他的奉承方式,以色列的许多人也放弃了律法并采用了他的宗教。

安提阿古斯四世命令改变上帝的所有条例。在圣所中不献祭,安息日和节期要被亵渎,犹太人也不得给他们的儿子行割礼。忍受着死亡的痛苦,犹太人被命令亵渎真正的信仰,以致于最终律法被遗忘。安提阿古斯四世任命监察员来监视犹太人并吩咐在犹大的城中以异教的方式献祭。然而,以色列的许多人仍坚定不移地拒绝了北方王的创新。

民间的智慧人必训诲多人,然而他们多日必倒在刀下,或被火烧,或被掳掠抢夺。(但11:33)

每当安提阿古斯四世的人找到妥拉的抄本时,他们就会将它们撕成碎片并烧掉它们。凡被发现拥有妥拉的人均被处死。根据安提阿古斯四世的法令,凡妇女使其男婴受割礼的将与其整个家庭和行割礼的人一同被处死。然而,以色列的许多人选择去死而不愿违背圣约。

他们仆倒的时候,稍得扶助,却有许多人用谄媚的话亲近他们。(但11:34)

正如历史书《马加比一书》所示,安提阿古斯四世的法令最终导致了祭司马塔西亚斯和他的五个儿子(包括犹大·马加比)发动起义。当西流基的部队占领耶路撒冷时,他和他的家人从耶路撒冷逃到了莫迪因。在那里,马塔西亚斯杀死了一个按照安提阿古斯四世的命令献祭的犹太人以及强迫他们献祭的那位国王的官员。从这第一次反叛行动开始,反对安提阿古斯四世军队的游击战开始了。在马塔西亚斯于公元前167年去世后,他的儿子犹大·马加比击败了安提阿古斯四世的大将军阿波罗尼乌斯。这场胜利帮助犹大聚集了一支相当大的军队;然而,其中只有少数士兵实际上是忠实的男人。

接下来,叙利亚军队的指挥官塞隆来袭击犹大的军队,他的军队也被犹大击败,犹大的名声一直传到安提阿。国王安提阿古斯四世对犹大和他士兵的战绩极为愤怒,并且集结了他的军队。他打开皇家的银库,发给他的士兵一年的工资,命令他们准备好采取任何必要的行动。

这种方法迅速清空了皇家银库的金钱,并使安提阿古斯四世不得不从他的土地上寻求额外的贡献和战利品。在公元前166年,他决定前往波斯,以武力收缴或扣押所需的钱财。安提阿古斯四世让他的将军利西亚斯负责他的儿子和他一半的军队,并指示他攻击和摧毁耶路撒冷和犹太。利西亚斯派出了一支由步兵40,000人和骑兵7,000人组成的军队,向犹大地进军。他在以马忤斯附近遇到了犹大·马加比的部队(是3,000名装备不良的人)。然而,尽管在人数上远远不及对手,但是犹大的军队击溃了叙利亚人,杀死了3,000人,而其余的人则抱头鼠窜。

在公元前165年,利西亚斯再次派遣叙利亚军队(现有6万名步兵和5,000名骑兵)对抗犹太军队,后者已增至1万人。这一次,5,000名叙利亚人被杀,利西亚斯逃回安提阿。由于犹大·马加比的巨大胜利,犹大和他的手下能够重新夺回圣殿。

虔诚的犹太人洁净并更新了圣殿,并且在公元前165年的基斯流月,也就是在第一次可憎的献祭之后的三年,新的祭坛被重新献祭并献上圣物。犹太人在为期八天的时间里庆祝圣殿重新被献。为了纪念犹太人的胜利和圣殿的重新被献,犹大·马加比下令在基斯流月25日开始的时候,每年都庆祝修殿节(希伯来语中称为 Chanukah),为期八天。

在公元前164年,安提阿古斯四世的军队在波斯的伊利迈斯试图掠夺城中金银时被击败。此后不久,一名来自安提阿的信使通知他犹大和犹太人击败了他的军队。受到这些事件的严重动摇,他病倒了,并卧床不起。安提阿古斯四世在此后不久死去。

智慧人中有些仆倒的,为要熬炼其余的人,使他们清净洁白,直到末了,因为到了定期,事就了结。(但11:35)

当犹大地周围的外邦人听说他们战胜了西流基人时,他们变得非常气愤。他们开始杀戮住在他们中间的犹太人。犹大·马加比和他的兄弟西蒙出去与那些试图杀犹太人外邦人作战并击败了他们。

犹大·马卡比在公元前161年的战斗中牺牲后,犹太人继续遭受迫害,正如历史所记录的。许多反对犹大及其目标的邪恶犹太人在他去世后抓住机会迫害和杀害行义的犹太人。

从马塔西亚斯领导反对安提阿古斯四世的叛乱开始,哈斯蒙尼(以马塔西亚斯的祖父阿斯蒙尼乌斯命名)的统治从公元前168年持续到公元前37年。“直到末了”这个词指的是这个第二个犹太人主权时期的结束。“定期”指的是加百列早些时候告诉但以理的“七十个七”(但9:24-27),这导致了弥赛亚的出现。

王必任意而行,自高自大,超过所有的神,又用奇异的话攻击万神之神。他必行事亨通,直到主的忿怒完毕,因为所定的事必然成就。(但11:36)

在这节经文中,被提到的国王改变了。从第21节开始,安提阿古斯四世伊皮法尼斯是被提及的国王。第32至35节预言了他被马加比人(哈斯蒙尼家族)击败,并包括随后的王朝沦陷。但是上下文显示,本章剩下的经文不适用于安提阿古斯四世。

大多数基督教学者试图在这里的预言中插入一个巨大的时间间隙,使其余部分不适用于原型安提阿古斯四世,而是适用于其所预表的末世时期的敌基督者。但是,按照加百列(但11:1)早先提到的时间序列背景,我们应该期望在这个预言中接下来会看到什么呢?在哈斯蒙尼时代结束后,是否有一位国王统治了以色列?

似乎导致学者在这一点上偏离对预言正确理解的是,他们无法找到符合“国王”描述的一位安提阿古斯四世的继承人。但是为了正确理解这个预言,必须牢记两点。该主题只有西流基或托勒密王朝,因这两个王国影响了但以理的人民。因此,“国王”一词,在没有任何其他描述的情况下,当然可能意味着一位统治以色列的王。其次,就在此前的经文(但11:32-35)已提到在马加比起义期间和之后的犹太人及其处境。根据这一时期的历史,我们应该寻找除了安提阿古斯四世和哈斯蒙尼统治者以外的“王”来应验这节经文。

世俗历史和新约都记录了在哈斯蒙尼时期结束时在以色列出现的王的行为。正如我们将要看到的,这位王应验了第36节至第39节所给出的每一个先知性描述。那位王是大希律。在第36节中,所说的人既不是北方王,也不是南方王,而只是“王”。在弥赛亚耶稣出生时,大希律坐在以色列的王位上为王。他在福音书中被称为“王”(太2:1, 3, 9;路1:5)。他和他之前的安提阿古斯四世一样,是即将到来的敌基督者的一种预表类型,正如他的行为所揭示的那样。让我们看一下预言中的具体要点,看看大希律如何应验它们。

王必任意而行

对这位王说的第一件事是他会“任意而行”。虽然大多数人认为这意味着王会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但看看预言中其它地方如何使用这句话是有益的。在《但以理书》11:3中,我们看到这句用以描写亚历山大大帝,他会“任意而行”。在《但以理书》11:16中,类似的词被用于安提阿古斯大帝。这意味着不仅仅是一个意志坚定的统治者,他以自己的方式做事。这两位统治者(亚历山大和安提阿古斯三世)在实现他们的目标方面都非常成功。

实现和维持权力的成功也定义了大希律。历史表明,大希律是以东人(约在公元前130年,在以色列统治者约翰·许尔堪的统治下,以东人被强迫皈依犹太信仰)。他的父亲安提帕特二世是哈斯蒙尼统治者许尔堪二世的朋友兼顾问,并由凯撒朱利叶斯(Julius Caesar)任命担任犹大地的检察官。在那个职位上,安提帕特二世在公元前47年在大希律25岁时将其任命为加利利的总督。在凯撒朱利叶斯被暗杀后,希律向罗马讨好,并最终娶了许尔堪二世的孙女玛丽安娜(尽管他已成婚并有一个年幼的儿子)。由于许尔堪二世的推荐(以及他向罗马统治者马克·安东尼行贿),大希律在公元前41年被任命为犹大地的四位分封王之一。

此后不久,帕提亚人在公元前40年占领犹大地,并立安提贡(许尔堪二世的哈斯蒙尼家族兄弟) 作王。大希律逃离并最终来到罗马,在那里他被屋大维(Gaius Octavius,凯撒朱利叶斯的侄孙)和马克·安东尼任命为犹大地的王。他带着一支军队离开了罗马,在公元前37年,他取得犹大地,并废黜了安提贡。唯恐安提贡对犹大地的王位具有比大希律更为合法的请求权,他向安东尼行贿使安提贡被杀。总而言之,大希律崛起的权力表明他在“任意而行”方面非常成功。

从他任意妄为的意义上看这种表达方式,历史表明大希律在随自己意志行事时是无情和残忍的。他毫不犹豫地谋杀了那些他认为对他的统治构成威胁的人,包括许尔堪二世和几乎整个哈西蒙尼家族的血脉。即使是最亲近他的人,他自己的家人,也不安全。大希律因有人捏造他心爱的妻子玛丽安娜的淫行而杀了她,他还杀了他自己的三个儿子,因他怀疑他们密谋夺取他的王位。这些和其他邪恶的行为都是他整个统治时期的特征。

自高自大,超过所有的神

该句经文还指出,王“自高自大,超过所有的神。” 这里的“神”一词是希伯来语 ‘el.。《旧约圣经的神学词语手册》说“《圣经》中使用的这个词根的主要含义是 ‘神’(异教或假神)、’上帝’(以色列的真神),在较不频繁时,是 ‘强大’(指男人或天使)。” 很明显,无论是祭司还是统治者,大希律在以色列的每一位“强大之人”之上都高抬自己。他任命了他所选择的能担任大祭司圣职的人。然而,因他在为自己攫取绝对权力的欲望上只对自己忠诚,所以的确可以说大希律在高举自己,超过所有其他神(包括以色列的上帝,他试图通过摧毁应许的弥赛亚来阻挠祂的意志)。

又用奇异的话攻击万神之神

希伯来语 niphla’ot,在某些翻译中是“亵渎”,实际上意味着“奇妙”(如果用于积极意义)或“惊人”(在负面意义上)。对大希律王的这一指控主要是指他屠杀在伯利恒的男婴。这样做法的明确目的是为了摧毁即将到来的弥赛亚(太2:4),是上帝所应许要派来治理其百姓以色列民的那一位国王。大希律选择以这种方式直接违背上帝的旨意,以确保他的宝座不会被合法的继承人大卫的儿子弥赛亚所接管。我们稍后还会看一下这个举动。

他必不顾他列祖的神,也不顾妇女所羡慕的神,无论何神他都不顾,因为他必自大,高过一切。(但11:37)

他必不顾他列祖的神,……无论何神他都不顾

尽管希律是以东人(以扫的后裔),但他的家族在公元前2世纪已加入犹太族群。因此,大希律一般被视为是犹太人。事实上,在向犹太人讲话时,大希律通常使用“我们的祖先”这一表达来强调他与先祖族长的家谱联系。然而大希律王提升了希腊和罗马的神,并建造了港口城市凯撒利亚(一座以罗马皇帝奥古斯都凯撒的名字来命名的城市),这成为在犹太人眼中所有异教的象征。在凯撒利亚,大希律建造了一座巨大的寺庙,专门用于崇拜罗马皇帝/神奥古斯都凯撒。此外,他还在塞巴斯特(重建的撒玛利亚城)和潘尼亚斯(一个长期与崇拜异教神潘相关的城)建造了拜奥古斯都的寺庙。他还支持在希腊的罗得岛上恢复皮西安·阿波罗的神庙,参与了在Si’a 的拜巴力 Shamim 的寺庙的建造,并为推罗和西顿的寺庙做出了贡献。大希律王虽然彻底改建了耶路撒冷的犹太人的圣殿,但后来在其正门上放置了一只巨大的金色罗马鹰,虔诚犹太人认为这是一个亵渎的偶像。一群妥拉学生们摧毁了这个偶像崇拜的象征,这些学生为他们自己赢得了被大希律活活烧死的命运。大希律的关注在于通过支持各路神灵来获得的好处;他的宗教是权宜之计,而不是信念。他高举自己超过所有神灵。

妇女所羡慕

“妇女所羡慕”这个短语已有不同地理解。一些学者认为,谈到末世时期的敌基督者,这表明他不会对女性产生欲望。然而,这远不是这个短语的本来含义。在《哈该书》2:7中,弥赛亚被称为“万国所羡慕的”,在那节经文中所用的希伯来词 chemdat 与《但以理书》11:37中的用法完全相同。每个敬虔的犹太女人都希望她可能成为预言中的弥赛亚的母亲。因此,主要是弥赛亚才是犹太妇女“所羡慕的”。

此外,儿童一般都是“妇女所羡慕的”。大希律试图通过摧毁众多婴儿来谋杀处于婴儿阶段的弥赛亚,这表明他并不关心女人的母性。每个被杀害的婴儿都是他母亲“所羡慕的”。大希律高举自己,重视维护自己的权力和地位,超越所有人和其他所有一切,包括以色列的上帝。

他倒要敬拜保障的神,用金、银、宝石和可爱之物敬奉他列祖所不认识的神。(但11:38)

大希律在确保和掌握权力方面的行动为这节经文提供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应验。“保障之神”或“堡垒”这个短语并不常见,它为我们提供了一种现成的识别记号。罗马皇帝宣称自己是“神”,而通过他们的军事“保障”或“堡垒”则扩大并巩固了他们的权力和帝国。大希律很快就向正在交战的罗马统治者表示敬意并大兴土木。他在圣地重建了许多堡垒,在周围的外邦地区重建寺庙,其中包括三座献给奥古斯都凯撒的寺庙。他重建了古老的腓尼基海岸堡垒斯特拉托之塔,并将其更名为凯撒利亚,以纪念奥古斯都凯撒;他重建了撒玛利亚,并将其改名为塞巴斯特(sebastos 是希腊语中的“可尊敬的”,相当于拉丁语的 augustus)。他建造了许多其它要塞城市,并重新命名来向凯撒表示敬意。为了纪念凯撒,大希律王还推出了希腊风格的运动会。他经常派代表团到罗马,去贡献宝贵的礼物和金钱,向凯撒表示敬意。

他必靠外邦神的帮助,攻破最坚固的保障。凡承认他的,他必将荣耀加给他们,使他们管辖许多人,又为贿赂分地与他们。(但11:39)

第39节继续前一节的主题。利用罗马皇帝的支持和资助,大希律能够战胜他所有的敌人。在这个过程中,他为了自己的利益,在犹大地区提升了罗马人的荣耀。大希律为那些支持他的人提供了土地和权力,以确保他们的忠诚。若这个观点恰当,我们可以看到在大希律王统治时期,第36-39节中关于“王”的每一项预言都得以应验。

到末了,南方王要与他交战,北方王必用战车、马兵和许多战船,势如暴风来攻击他,也必进入列国如洪水泛滥。(但11:40)

请记住,这个预言并不是主要关于叙利亚、埃及、罗马或任何其他外国势力的,而是关于但以理的人民(犹太人)的命运。第40-43节是一个插入段落,描述了在弥赛亚出现之前关于以色列土地的最后一场重大战役。

在这预言的最后一次,我们看到南方王和北方王在战斗中相互交战。在这里,南方王是马克·安东尼和他的盟友克利奥帕特拉(占据埃及王位的最后一位君主)。北方王是屋大维,他是罗马的官方代表,曾是前叙利亚帝国西流基的统治者。

安东尼和屋大维与第三方(Marcus Aemilius Lepidus)达成协议,在公元前44年凯撒朱利叶斯被刺后统治罗马。在凯撒死后的内战中,他们在公元前42年击败了刺客的部队。第二年,安东尼爱上了埃及女王克利奥帕特拉。在安东尼于公元前36年与帕提亚人的交战中遭受军事失败之后,他和屋大维闹翻了。使情况更为恶化的事实是,在公元前32年,安东尼与他的罗马妻子奥克塔维亚(屋大维的姐妹)离婚,并将许多罗马东部地区割让给克利奥帕特拉及其子女。最后,在公元前31年,在罗马参议院支持的屋大维与安东尼/克利奥帕特拉之间爆发了新的内战。

罗马历史学家普鲁塔克写道,战争的第一步是安东尼(在克利奥帕特拉的坚持下)迈出的。因此,我们看到“南方王”确实首先袭击了“北方王”。罗马参议院迅速宣布安东尼为歹徒,并向克利奥帕特拉宣战。

在这场战争中,大希律王支持安东尼,并向他的部队提供物资。他希望加入安东尼与屋大维进行最后一场对决,但幸运的是,安东尼派遣大希律和他的部队来对抗纳巴泰国​​王马利科斯一世。

令人惊讶的是,关于参与战争的部队的构成,预言得到了准确的应验。尽管每一方都组建了大型的步兵部队,普鲁塔克记载说这些步兵在短期交战中根本没有参与。虽然安东尼的将军建议安东尼利用其压倒性的步兵优势击败屋大维,但安东尼决定主要用船只来诉诸战争,以满足克利奥帕特拉的要求。因此,冲突是由战车、骑兵和一场大型海战来决定的,其中大约有630艘船参战。在公元前31年9月2日,安东尼和克利奥帕特拉的海军在希腊的亚克兴角偏离路线之后,步兵们离开了战场,从未参战。

看到安东尼几乎被打败,大希律帮助叙利亚罗马总督昆图斯·迪迪乌斯以阻止一群安东尼的角斗士到达埃及去援助安东尼。然后,大希律在公元前30年冬天进行了一次危险的海上航行,在希腊罗得岛上与屋大维会面。大希律王谦卑地来到屋大维面前,说他会像以前对安东尼一样忠于屋大维。屋大维接受了希律的效忠并承诺大希律将继续统治犹大地。

又必进入那荣美之地,有许多国就被倾覆,但以东人、摩押人和一大半亚扪人必脱离他的手。(但11:41)

屋大维在战胜安东尼和克利奥帕特拉之后采取的做法准确地遵循了预言。他穿过叙利亚、犹大地(“荣美之地”)和埃及来追逐这对敌人。然而,在这次旅行中,以东、摩押和亚扪人的土地都没有被入侵。在 Aelius Gallus 的指挥以及大希律的500名士兵的参与下,对这些地区(约公元前25年)之后所进行的远征均告失败,也没有进一步努力攻击他们。

他必伸手攻击列国,埃及地也不得脱离。(但11:42)

安东尼在亚历山大重组他们的部队的计划失败了,因他的大多数士兵已离开加入了屋大维。听到克利奥帕特拉已自杀的虚假报道后,安东尼拔剑自刎。在安东尼去世后,克利奥帕特拉实际上还活了好几周,并且为了给她的孩子取得最好的处境,她至少有一次会见了屋大维并与他谈判。当她意识到屋大维计划在罗马凯旋游行中将她作为的俘虏予以公开展示时,她也自杀了,据说是让有毒的角蝰咬她。

他必把持埃及的金银财宝和各样的宝物,利比亚人和古实人都必跟从他。(但11:43)

该预言特指埃及的浩瀚宝藏。因此,必须在埃及的权力和财富时代寻求其应验。在后来几个世纪的堕落和贫困的埃及中,它是不可能应验的。在安东尼和克利奥帕特拉的时代,埃及的宝藏具有巨大的价值,这些都是托勒密统治多年来积累的。屋大维以战胜安东尼和克利奥帕特拉的方式夺取了在埃及所积累的财富,并在公元前29年在罗马庆祝他的胜利。他成为第一位罗马皇帝,名为“凯撒奥古斯都”。由于对埃及掠夺所获财富的涌入,罗马帝国的利率大幅下降。屋大维凯旋归回罗马。屋大维的将军哥尼流·巴尔布斯后来为罗马取得了利比亚和埃塞俄比亚。

为什么将第40-43节所插入的事件单独挑出来呢?因为它们说明了罗马对犹太的统治是如何完全建立起来的,并显示了南方王国之独立历史的终结。根据之前给但以理的七十个七的预言,它还为所预言的弥赛亚出现时的政治条件奠定了基础。

但从东方和北方必有消息扰乱他,他就大发烈怒出去,要将多人杀灭净尽。(但11:44)

在更新了第40-43节的故事流(以显示在犹大地的罗马统治地位和“南方王”的终结)之后,预言现在又回到了先前的主题,即大希律王。是什么来自“从东方”消息烦扰了大希律?显然,正是法术师的到来,预示着“犹太人的王已出生”(太2:2)。正如马太的福音书中的下一节经文所说,“当希律王听见了,就心里不安,耶路撒冷合城的人也都不安”(太2:3)。

没有什么能比关于有权得到王位的人的消息更“扰乱”希律王的了。在法术师未能返回报告新生国王所在位置后,大希律王非常生气,根据他从智者那里所确定的时间框架,他命令杀死所有在伯利恒及其所有地区的两岁以内的男婴(太2:16)。

同样在大希律的生命的最后几年,他的大儿子安提帕密谋接管他的王位。安提帕在罗马(此时已成为这个预言中被无限期地称为“北方”的所在地)。他给他的父亲发了一封信,说明他的另外两个儿子(希律本打算让他们作为继承人)曾在凯撒面前诋毁他们的父亲。这些“从北方传来的消息”使希律受到了困扰,以致于他下令杀了这两个儿子。后来,安提帕本人因被控秘密谋反而被处决。

大希律的“极大的愤怒”并不局限于在伯利恒的婴儿或他自己家庭的成员。几乎在同一时间,他还活着烧死那些从圣殿门口拉下他的罗马金鹰形象的人。

当大希律意识到他的死亡已经临近,并且他和他的家人普遍都被犹太人所憎恨,大希律王命令将犹大国的所有主要人物召集到耶利哥来见他。出于对不遵守王室法令的恐惧,他们都来了。大希律在狂热的愤怒中命令将他们全部关在那里的竞技场里。他让他的姐姐莎罗美和她的丈夫阿雷克萨斯负责他们,命令在他离世时要将他们一概处死。他的理由是,只有因这么多高贵的犹太人的死亡,他自己的死才会被哀悼。然而,理智占了上风,他的命令未得到执行。

他必在海和荣美的圣山中间设立他如宫殿的帐幕;然而到了他的结局,必无人能帮助他。(但11:45)

大希律王在犹太地区有许多行宫,其中有两座在耶路撒冷。但在公元前4年3月,随着他的病情的恶化,他退休到他在耶利哥的冬宫,距离死海西北不到10英里,距地中海以东约45英里,距离耶路撒冷东北不到20英里。

该预言的最后一部分表明,在他临终的日子,王将寻求从对他生命的威胁中解脱出来,但却不得解脱。正如犹太历史学家约瑟夫斯的生动记载所示,这在大希律的生命结束时实际上已经应验了。经过多年患病(可能是梅毒)的痛苦,希律终于变得如此沮丧,以至于他试图用削皮刀来了结自己的生命。他的表弟亚希阿布制止了他的这一行为。在他自杀未遂之后,大希律王立即下令处决他儿子安提帕。仅仅五天之后,他终于屈服于他的疾病。大希律王去世时是70岁。

那时,保佑你本国之民的天使长(原文作“大君”)米迦勒必站起来,并且有大艰难,从有国以来直到此时,没有这样的。你本国的民中,凡名录在册上的,必得拯救。(但12:1)

第12章以希伯来语短语 וּבָעֵת (uva’et) 开头,该短语译为“那时”。当用于预言写作时,这句短语总是表示弥赛亚出现以拯救以色列的时间(耶33:15; 50:4, 20; 珥3:1; 番3:20)。在本章开头,我们终于看到大多数人试图在《但以理书》11:36前所插入的时间差。第12章开始的节经文的背景表明,预言现在已经跳到了以色列百姓最终得救的时间,其中包括一次从死里复活(参见 启11:15-18)。

结论

《但以理书》第11章所记载的广泛预言显示了在早期给予但以理的“七十个七”的预言所述期间里,在各种争夺和治理犹大地和犹太人的势力之间的政治操纵(但9:24-27)。这些势力包括北方的叙利亚西流基王国、南方的埃及托勒密王国、犹大的哈斯蒙尼王朝、罗马帝国以及罗马帝国在犹大地的附庸大希律。像许多预言一样,这个预言在某些方面可能是双重应验的;在古代发生的事件可能在末世得到复制。显然,安提阿古斯四世和希律大帝是即将到来的敌基督者的预表。但是,将这个预言的大部分内容分配给一个未来的时间,就错过了这样一个事实:这个预言最终表明上帝掌控一切,世界事件按照祂的计划和目的发生。

Bryan T. Huie

2005年12月30日
2012年1月2日修订

翻译:Google Translate
校对:黄松

阅读原文:DANIEL 11 – PROPHECY FULFIL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