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浦路斯

西飞随笔

2017年4月7日上午,我们夫妇原计划要去帕福斯图书馆看看,却没有找到其具体位置,于是索性继续开车前行。路边的一块“使徒保罗柱”的路牌让我们回想起这个四年前我们初到塞浦路斯时走访的第一站,美好的回忆让我们一致决定再次去那里看看。我们停好车,徒步往“保罗柱”景点走,经过一个路口时,瞥见一处类似民房的建筑物,其外墙上悬挂着用阿拉伯文和英文书写的“帕福斯之清真寺“字样的绿色牌子。(图1)

图1: 帕福斯清真寺

跟随路标的指示我们步入景点入口处北侧栈桥的一座简介牌前,其上的信息显示:根据《使徒行传》(《圣经》新约部分中的一本书)中的记载,公元45年,基督的使徒保罗和巴拿巴曾来到塞浦路斯(图2)。那时,使徒保罗从西流基(叙利亚的港口)坐船来到塞浦路斯,先到撒拉米(塞浦路斯东岸,位于今日的法玛古斯塔以北6公里处),在犹太会堂传讲上帝的话语,之后经过全岛直到塞浦路斯西南的帕弗(今日的“帕福斯”)。在帕弗时遇见了罗马帝国驻此岛的总督士求保罗,以及行法术、假冒先知的犹太人“巴耶稣”。士求保罗邀请保罗和巴拿巴到他那里,要听天国的福音,巴耶稣却拦阻不让士求保罗相信。于是保罗斥责巴耶稣充满诡诈和奸恶,是魔鬼的儿子,混乱上帝的正道,并且说他将要瞎眼,暂时看不见日光。保罗的话音刚落,巴耶稣的眼前果然黑蒙,只得四处求人领着他。士求保罗因亲眼所见此事,就信了耶稣。

图2: 景点简介牌

进入景点,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大片建筑群的废墟和矗立其中的一座古老的拜占庭式教堂,在靠近废墟入口处的栈桥附近,伫立着一个约一人多高的白色石柱,据当地的传统说法,在使徒保罗到访帕弗时,有人(应是犹太人)在此处将保罗捆绑并鞭打39下(图3)。在保罗给哥林多教会的信中,提到了他所受的患难,包括下监、受鞭打、忍饥挨饿、赤身露体等,其中也特别提到了被犹太人鞭打五次,每次39下(40下减去一下),只是未讲明每次受鞭打的地点。值得注意的是,中世纪的朝圣旅行者未提及保罗在塞浦路斯的帕弗曾受鞭打的地方,只提到关押使徒们的地下监狱。

图3: “圣保罗”柱

沿栈桥前行,首先看到一块牌子,其上显示这部分的废墟是一座十三世纪末或十四世纪初的哥特式教堂的遗迹,教堂在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时期被废弃并逐渐变为废墟(图4)。在废墟中最显眼的是由石头砌成的、四围方正而居中是圆顶的一座建筑物(图5),这是罗马帝国晚期下帕福斯的第一座主教教堂,曾名为 Panagia Chrysopolitissa Church(希腊语的意思是“金色之城的处女教堂”),起初是一座东正教的教堂,是在四世纪早期一座最大的拜占庭式教堂废墟之上建立起来的,又名 Agia (Ayia) Kyriaki Church(圣主日教堂)、 “圣保罗之柱教堂”和“圣保罗之天主教堂”。栈桥北面绕着教堂向东向南,在教堂东南角可见两排七个一列的大理石柱子(图6);石柱与教堂建筑之间的地面有一部分马赛克保存完好,清晰可见希腊字母 ΧΡ (读音 Chi-Rho) (还有希腊字母阿拉法 Α 与俄梅戛 Ω 字样)图标,这个图标虽表面看似与“基督”的有关,但具有古老宗教对两性生殖器崇拜的痕迹(图7,Chi-Rho 图标讲解请参见另一篇随笔“马耳他之旅(三)”)。另外,还可见一只带角的(公)绵羊与结满果子的葡萄藤(图8)和一个两耳水瓶的马赛克图案(图9)。

图4: 教堂废墟遗址

图5: 圣保罗之柱教堂

图6: 两排柱子

图7: XP图案马赛克

图8: 葡萄藤与公羊图案马赛克

图9: 水瓶图案马赛克

正当我们站栈桥上观看位于南侧的废墟时,一位年轻男子向我们走过来主动打招呼,随后与我们交谈。他告诉我们他名叫哈立德(Khaled, 阿拉伯语的意思是“永远”),是从与塞浦路斯隔海相望的叙利亚来此工作的,他会说阿拉伯语、俄语、土耳其语、希腊语和英语。由于我们对叙利亚的印象大部分来自电视或网络新闻(也包括先生原来的同事马律师数年前曾介绍走访叙利亚的见闻),偶遇哈立德让我们渴望通过本国人来了解他对自己祖国的看法。或许哈立德看出我们有心倾听他的故事,于是就非常急迫而恳切地说,“你们不了解我的国家,你们不要相信媒体,电视里的新闻并不是完全反映我的国家的真实情况!”。他说:现任总统兼武装部队总司令巴沙尔·阿萨德(已故总统哈菲兹·阿萨德的次子)的独裁统治是导致叙利亚内战的根源;此届政府与人民站在对立面,代表邪恶的势力。叙利亚的现状是人民不能谈论自由,更没有民主,争取自由就会导致被杀。此外,阿萨德家族属于穆斯林什叶派,因而受到伊朗政府的影响和控制,更是“邪恶的”。

随后哈立德谈到他所信仰的伊斯兰教。他认为很多自称穆斯林的信徒不是真信徒,因为他们既不读经(读不懂),又不明白如何遵行。(这也让我联想到许多基督信徒的现状,经常性的研读《圣经》并且遵守其吩咐的基督徒是少的。)哈立德尤其提到伊斯兰国(ISIS)的人,他说他们不是真正的伊斯兰教徒,因《可兰经》教导不能随意杀人。

看到哈立德如此热心于介绍伊斯兰教,先生指着路口的那座清真寺问哈立德是否常去那里。哈立德立刻矢口否认,并说他从不去那座清真寺,今天只是偶然来此游览。最后,哈立德谈到他希望更多的人了解叙利亚的真实情况。当我告诉哈立德我打算通过游记把他的看法分享给中国朋友的时候,他欣然同意我给他拍照(图10),也很友好地与我们握手告别。与哈立德告别之后,先生告诉我,他停车时曾亲眼看见哈立德从停车场旁边的那座清真寺走出来。在塞浦路斯参加宗教活动是个人的自由,直到现在我也不太理解哈立德为什么会否认自己去过那间清真寺。

图10: 哈立德

在纪念使徒保罗被鞭打的地方“偶遇”来自叙利亚的哈立德对我来说不同寻常,它不仅让我回想起使徒保罗的经历,也促使我思考经常被媒体曝光的伊斯兰国(全名为“叙利亚及伊拉克伊斯兰国”,简称ISIS)的暴力行为。伊斯兰的教义在此方面是如何教导的?

伊斯兰教对暴力的立场

《可兰经》(Quran)和《圣训》(Hadith)构成伊斯兰教的两部主要法律文献,指导着穆斯林的生活。穆斯林相信《可兰经》是安拉(伊斯兰教所信的“独一真神”的称谓)通过天使加百列给最后一位先知穆罕穆德·穆斯塔法(公元570年— 632年)的启示,于公元650年完成。(Walter Veith 博士的研究显示,伊斯兰教在起源和形成上,曾受到罗马天主教教义的严重影响。穆罕穆德25岁时娶40岁的哈蒂嘉(Khadija)为妻,后者实际上是一位罗马天主教的修女;哈蒂嘉的表兄 Waraquah 也是一名罗马天主教徒,参看视频“The Islamic Connection”)

《圣训》原意为“传闻”、“传述”,是对穆罕默德的言行及其所默认的行为的传述。凡在《可兰经》中没有规定的问题,就从《圣训》中寻找答案或依据。

《可兰经》中常被引述的一节主张以暴力来对待非穆斯林的经文是Surah 9:5。以下是其内容:

“当禁止的月份过去,在能找到拜偶像之人(Idolaters)的任何地方打败杀死他们,抓住他们,拯救他们,在每一个战争为他们预备埋伏;但如果他们悔改,建立定期祷告和慈善活动,就为他们开辟道路;因为真主是宽恕和仁慈的。” (Surah Al-Taubah 9:5)

然而,该节经文难以得到统一的解释,因为近几个世纪以来许多学者针对《可兰经》中战争与和平的经文有很多的争论。有学者认为这节经文并非一概而论地鼓励杀戮所有非穆斯林,因为该规定仅在历史上的穆斯林与麦加的信奉多神的人之间的战争期间适用,并不具有普遍应用意义。支持该观点的学者认为,许可穆斯林杀戮的背景是在历史上的麦加战争,杀戮的对象是与穆斯林达成和平协议后又将其撕毁的特定部落的“拜偶像之人”。

哪些是“拜偶像之人”呢?根据《可兰经》第16章123节,遵循亚伯拉罕的信条,信仰纯洁的人不是拜偶像之人。因此,“拜偶像之人”与非穆斯林并非同一个概念。值得注意的是,《可兰经》中提及的“圣书的子民”(主要包括犹太人和基督徒)在理论上属于遵循亚伯拉罕信仰之道的人。

此处,“禁止的月份”是指从安拉创造天地开始起算共有十二个月,其中四个月是圣月,依次为 Thul-Qi’dah(阿拉伯语意思“坐”,表示坐下来停止争斗)、 Thul-Hijjah(阿拉伯语“朝觐”)、 Muharram( 阿拉伯语“禁止”,因为在此期间禁止争斗)和 Rajab(阿拉伯语意思是“挪移”,因为阿拉伯人曾拆除矛头避免争夺)。简单来说,圣月是停战的月份。若无该规定背景中的战事发生,谈何“停战”?

倘若这段最常被引述的经文内容并未支持随意杀害非穆斯林,那么《圣训》中有没有呢?我发现9章4节的嫌疑最大:

无论你在何处发现异教徒,杀死他们,因为杀死他们的将在复活之日得到奖赏(Sahih al-Bukhari Hadith 9:4 “Wherever you find infidels, kill them; for whoever kills them shall have reward on the Day of Resurrection.)。

上述英文翻译中对“异教徒”或“不信者”(infidels,来源于拉丁文 infidelis)的说法,是直接借用了中世纪罗马天主教描述“穆斯林”的词汇,其对应的阿拉伯文是 Kafir,原意是“隐藏”或“阴谋者”。这节经文教导说:寻找、杀死“阴谋者”的穆斯林将在“复活之日”得到奖赏。但“不信者”这一术语的涵义却在不断地变化着,在不同历史阶段,这个词的外延有所不同,现今这个词看来已被滥用,“不信者”泛指所有非穆斯林,这包括被称为“圣书的子民”的犹太人和基督徒,甚至包括什叶派的穆斯林。总之,据有关评论者分析,这个词的定义更多取决于社会-政治条件而不是宗教教义。

我还注意到这个经文的另一个译本并未使用“异教徒”这个术语,相应的解读是这样的:在世界末了的几天中出现一些思维愚蠢的年轻人,他们说得很好听,但他们的信仰如同游戏中射出去的箭不会离开喉咙,他们会离开穆斯林的信仰。这里显然是讲在世界末日到来以前,一部分年轻的穆斯林将不再信仰伊斯兰教,因他们的言行不一。

在世界各地自称与受ISIS的宗旨感召或与ISIS有关联的穆斯林在这方面得到的是什么具体教导呢?这是否与伊斯兰教的教导必须由权威人士解读有关?罗马天主教与伊斯兰教的神秘渊源关系(由以上视频中发掘的证据显示)是否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图11)可以想见,若解释经文的权力在伊斯兰教的领袖手中,恐怕大多数穆斯林更多依赖于人的解读和教导,而未必亲自花时间和精力去研究《可兰经》和《圣训》相关经文的历史、文化背景和其真正涵义(正如哈立德所暗示的那样)?

图11: 约翰保罗二世亲吻可兰经(1999年5月14日)来源:网络

我真希望能有机会去接触和结交更多穆斯林朋友,去深入了解他们的文化与宗教。

Lily 写于2017年8月22日

关于塞浦路斯其他随笔,点击下列蓝色标题进入:

塞浦路斯:科洛西城堡

北塞浦路斯:凯里尼亚城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