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飞随笔

芬兰之旅:列宁博物馆

2018年4月初我们抵达芬兰的第三大城市坦佩雷(Tampere),踏上了向往已久的北欧之旅。坦佩雷在19世纪是一座著名的工业城市(被誉为“芬兰的曼彻斯特”),有趣的是,我们下榻的酒店是由一座废弃的纺织工厂改建的,旁边是一座发电厂。

德国西巴伐利亚:沃格桑·奥登斯堡

2018年2月17日我们到达德国科隆附近的施莱登小镇度假。虽已是冬末春初,埃菲尔(Eifel)国家公园内的山坡上仍是银装素裹,我们下榻的酒店停车场路面也有部分冰雪尚未融化(图1)。

纽约之旅:圣约翰大教堂

2017年12月22日冬至清晨,我如约前往纽约曼哈顿区的晨边高地,与从新泽西赶来的两位多年未见的初中同学共进午餐。

巴黎之旅:法兰西共济会总会

2017年10月31日下午,在结束巴黎蒙马特高地的参观之后,我们马不停蹄地前往位于Cadet街16号的巴黎共济会总会(The Musée de la Franc-Maçonnerie,又称为“共济会博物馆”)。这里虽不是流行的旅游景点,但参观此地有助于瞥见在法国近现代历史上扮演着显著角色的、创建于1889年的法兰西共济会。

巴黎之旅-蒙马特高地

2017年10月28日在前往巴黎的飞机上,我看了一部名叫《沉默》的电影,讲述的是17世纪耶稣会(Society of Jesus 或 Jesuit Order)的传教士在日本的故事。巧合的是,在离开巴黎的前一天,我们去了蒙马特高地的两座教堂:圣心大教堂(Sacre-Coeur Basilica)和“耶稣会的诞生地”圣皮埃尔教堂(Eglise Saint-Pierre De Montmartre)。

以色列之旅:以色列最高法院

2017年5月27日周六(犹太人的安息日),我们来到以色列看望我先生的希伯来语老师。她住在以色列北部加利利湖附近的一个集体农庄里。会面结束已是傍晚时分,我们离开农庄驾车沿着约旦河西岸河谷中的公路向南行驶,穿越所谓的“以色列占领的巴勒斯坦地区”,目的地是耶路撒冷的皇冠假日酒店。

塞浦路斯

2017年4月7日上午,我们夫妇原计划要去帕福斯图书馆看看,却没有找到其具体位置,于是索性继续开车前行。路边的一块“使徒保罗柱”的路牌让我们回想起这个四年前我们初到塞浦路斯时走访的第一站,美好的回忆让我们一致决定再次去那里看看。我们停好车,徒步往“保罗柱”景点走,经过一个路口时,瞥见一处类似民房的建筑物,其外墙上悬挂着用阿拉伯文和英文书写的“帕福斯之清真寺“字样的绿色牌子。(图1)

德国:慕尼黑市和达豪集中营

2017年4月29日偶然看到电视中《欧洲新闻网》频道对纪念德国达豪集中营被解放72周年(1945年的4月29日由美军解放)的活动的报导,凑巧的是,我两周前刚好去过位于慕尼黑市郊的达豪集中营。

奥地利:霍恩韦尔芬城堡

2017年4月初适逢儿子的学校放春假,我们一家前往奥地利的萨尔茨堡周边旅游。入住的酒店是分时度假机构的旅游顾问推荐的,凭着一份日文的酒店确认函上的指引,我们抵达位于德奥边境的马利亚·阿尔姆(Maria Alm)小镇。当车在酒店旁边的停车场停稳之后,我们刚迈步下车便看到几公里外带着残

马耳他之旅(三)

初到马耳他的游客,建议从观看 “马耳他历程” 的壮观纪录片作为起点,该片在首都瓦莱塔靠近海边要塞的一座剧院里播放,浓缩了马耳他数千年历史。正式放映前,大屏幕提示各人调试座位右扶手的控制板以选择语种(共17种,尚无中文)。这部近45分钟的纪录片让观众经历马耳他历史的重要阶段。

马耳他之旅(二)

去马耳他前曾看过一部北京电视台制作的关于马耳他旅游的纪录片《最后的骑士》,其中提到马耳他有“三多”:教堂多、古堡多、博物馆多。这篇回顾一下我在三座教堂的见闻。

马耳他之旅(一)

2017年2月底,我和丈夫启程前往马耳他共和国,一个面积仅有316平方公里的位于地中海的群岛国家。我们之所以选择到此旅行,是因2016年下半年曾先后去过位于塞浦路斯的凯里尼亚和科洛西的两座城堡(详见“北塞浦路斯:凯里尼亚城堡”和“塞浦路斯:科洛西城堡”)。这两座城堡是“十字军东征”(1096年-1291年)时的欧洲骑士们留下的遗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