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飞随笔

约旦之旅 (一)- 伊尔比德

2018年10月,我们正计划赴约旦旅行,购票网站显示16~20日从塞浦路斯的帕福斯往返约旦首都安曼的特价机票每人仅34欧元,于是当即买好机票。因有朋友在约旦北部的伊尔比德(Irbid),我们就将该市作为落脚的第一站。16日到达安曼机场后,我们顺利通关与在机场等候的朋友会合,在前往伊尔比德的路上朋友向我们介绍约旦的概况。

西域之旅-喀什古城

“西域的记忆 —  新疆历史文物陈列”展览这样介绍中国最西端的城市喀什(乃“一带一路”上的重镇):喀什是“喀什噶尔”的简称,古代称“疏勒”,由突厥语、古伊斯兰语、波斯语等融合演变而成,位于新疆的南部,是九世纪中叶建立的喀喇汗王朝的政治中心,又称为“下秦”。

西域之旅 – 乌鲁木齐

我脑海中的新疆永远是一个遥远的地方,这兴许是电影《冰山上的来客》和歌曲《吐鲁番的葡萄熟了》等给我带来的最初印象。有意思的是,过去几年结识的几位朋友都与新疆有不解之缘,使我对它非常向往。2018年9月25日上午我们夫妇在蒙蒙细雨中来到位于乌鲁木齐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图1)。

芬兰之旅:列宁博物馆

2018年4月初我们抵达芬兰的第三大城市坦佩雷(Tampere),踏上了向往已久的北欧之旅。坦佩雷在19世纪是一座著名的工业城市(被誉为“芬兰的曼彻斯特”),有趣的是,我们下榻的酒店是由一座废弃的纺织工厂改建的,旁边是一座发电厂。

德国西巴伐利亚:沃格桑·奥登斯堡

2018年2月17日我们到达德国科隆附近的施莱登小镇度假。虽已是冬末春初,埃菲尔(Eifel)国家公园内的山坡上仍是银装素裹,我们下榻的酒店停车场路面也有部分冰雪尚未融化(图1)。

纽约之旅:圣约翰大教堂

2017年12月22日冬至清晨,我如约前往纽约曼哈顿区的晨边高地,与从新泽西赶来的两位多年未见的初中同学共进午餐。

巴黎之旅:法兰西共济会总会

2017年10月31日下午,在结束巴黎蒙马特高地的参观之后,我们马不停蹄地前往位于Cadet街16号的巴黎共济会总会(The Musée de la Franc-Maçonnerie,又称为“共济会博物馆”)。这里虽不是流行的旅游景点,但参观此地有助于瞥见在法国近现代历史上扮演着显著角色的、创建于1889年的法兰西共济会。

巴黎之旅-蒙马特高地

2017年10月28日在前往巴黎的飞机上,我看了一部名叫《沉默》的电影,讲述的是17世纪耶稣会(Society of Jesus 或 Jesuit Order)的传教士在日本的故事。巧合的是,在离开巴黎的前一天,我们去了蒙马特高地的两座教堂:圣心大教堂(Sacre-Coeur Basilica)和“耶稣会的诞生地”圣皮埃尔教堂(Eglise Saint-Pierre De Montmartre)。

以色列之旅:以色列最高法院

2017年5月27日周六(犹太人的安息日),我们来到以色列看望我先生的希伯来语老师。她住在以色列北部加利利湖附近的一个集体农庄里。会面结束已是傍晚时分,我们离开农庄驾车沿着约旦河西岸河谷中的公路向南行驶,穿越所谓的“以色列占领的巴勒斯坦地区”,目的地是耶路撒冷的皇冠假日酒店。

塞浦路斯

2017年4月7日上午,我们夫妇原计划要去帕福斯图书馆看看,却没有找到其具体位置,于是索性继续开车前行。路边的一块“使徒保罗柱”的路牌让我们回想起这个四年前我们初到塞浦路斯时走访的第一站,美好的回忆让我们一致决定再次去那里看看。我们停好车,徒步往“保罗柱”景点走,经过一个路口时,瞥见一处类似民房的建筑物,其外墙上悬挂着用阿拉伯文和英文书写的“帕福斯之清真寺“字样的绿色牌子。(图1)

德国:慕尼黑市和达豪集中营

2017年4月29日偶然看到电视中《欧洲新闻网》频道对纪念德国达豪集中营被解放72周年(1945年的4月29日由美军解放)的活动的报导,凑巧的是,我两周前刚好去过位于慕尼黑市郊的达豪集中营。

奥地利:霍恩韦尔芬城堡

2017年4月初适逢儿子的学校放春假,我们一家前往奥地利的萨尔茨堡周边旅游。入住的酒店是分时度假机构的旅游顾问推荐的,凭着一份日文的酒店确认函上的指引,我们抵达位于德奥边境的马利亚·阿尔姆(Maria Alm)小镇。当车在酒店旁边的停车场停稳之后,我们刚迈步下车便看到几公里外带着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