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利的文章

我们自以为知道的事

某位非常睿智的人曾说,“最让我们盲目的不是我们所不知道的,而是我们自以为知道的事。” 譬如,我们今天随意使用的一些词汇,如“教会”或“会堂”。我们假定“教会”是一个基督教的机构,而“会堂”是一个犹太教的机构,对吗?呃……不见得。这些差别在现今可能是对的,但在新约时期并非如此。

保罗关于女人的观点对吗?

在《哥林多前书》14:34使徒保罗的信中写道:“……妇女在会中要闭口不言,像在圣徒的众教会一样,因为不准她们说话。她们总要顺服,正如律法所说的。” 这个陈述有几个主要的问题。

哈利路亚和希伯来思维

大概没有一个活着的人不熟悉“哈利路亚” 一词。我们在不同情形下都一次又一次重复听到过该词。英文 Hallelujah (哈利路亚)是一个从希伯来文借来的外来语。但这个词在希伯来语表示什么呢?

新约的原文

我们现在所知的新约文件的全部原始文字是由跟随基督的犹太人( 在该词的古时的意义上)所写,该语言与其说仅是“希腊共通语”,不如说是“犹太-希腊共通语”。

禧年书与安息日

在我们谈到这个时代的安息日时,由于基督徒守安息日的做法实质上已被废除,我们很容易轻看全面遵守安息日的热忱渴望,认为它是犹太律法主义倾向的结果。然而,重点要看到,该著作的作者认为违背安息日只是揭示真正问题的一个表面问题,因它隐藏着一颗违背盟约者不忠信的心。守安息日的行为并非表现为枯燥的律法主义式的顺从,而是被赎之心的圣洁义务:“他们在这日要守安息,他们不应在他们内心的错误中离弃之。”

祷告在希伯来语中意味着什么?

在英语中,祷告在很大程度上就是请求的意思。在古英语表达中,人们可对上帝或任何其他人说:“我祈求你做这做那。” 这里基本的概念是内心的请求。然而,犹太人的祷告的概念最好由它的希伯来文单词 “tfilia” (תפילה) 来界定。

真的只有一位上帝吗?

在我说别的之前,我承认“真的只有一位上帝吗?”这个问题听起来既荒谬又亵渎。但您了解我,我通常问的问题是大多数人不会问的。好吧,让我这样说:《圣经》是否真的向它的听众/读者展示了“一神论”的世界观(即只有一位神存在)?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令人惊讶的 — 不是。

逾越节与末世

圣经学者们清楚地知道耶稣庆祝逾越节这一事实,而且他对这个摩西的节期的庆祝必重塑我们对主的圣餐的认识。但当这些学者们强调逾越节的救赎意义时,他们实际上忽略了其重要的末世论背景。(对于不谙此道的人而言,末世论通常指的是历史趋向终结时会发生什么)。那么,在《马太福音》26:26-29中,逾越节与末世论有什么关系?

为什么是“另一位保惠师”?

《使徒行传》以一种出乎大多数现代信徒意料的方式描绘第一世纪犹太的基督跟随者们。 描述他们的语言使人联想到一个乌托邦式的社会,那里信徒们凡物共有,无人贫穷(徒2:42-45)

恩典与律法

16 从他丰满的恩典里,我们都领受了,而且恩上加恩。17 律法本是藉着摩西传的,恩典和真理都是由耶稣基督来的。18从来没有人看见上帝。只有在父怀里的独生子将他表明出来。(约翰福音1:16-18)

犹太的道的神学

在“犹太文化和历史”的课程中,艾利·拉撒路-艾森伯格博士2016年7月7日如此分享: 1 太初有道,道与上帝同在,道就是神。2 这道太初与上帝同在。3 万物是藉着他造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藉着他造的。(中文翻译参考《和合本》)

兽的印记是什么?

在《犹太的启示》中,艾利·拉撒路-艾森伯格博士写于2017年9月15日 在《启示录》中,我们读到一段文字,描述了邪恶的兽 –上帝子民的仇敌的到来,基督的跟随者们将被排除参与当地经济活动,除非他们同意在他们的额头和右手印上“兽的印记”(启13:1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