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太人的约翰 – 追寻以色列的国王耶稣》的作者:艾利博士

前言

这本书代表了我作为一名犹太人,如何通过最重要并最受喜爱的耶稣生平记录之一 —《约翰福音》来跟随耶稣的心路历程。有人说人类或分为男人和女人、富人与穷人、白人与黑人,凡此种种。当然,也可以开玩笑地说,人类其实分为喜欢《马可福音》和喜欢《约翰福音》的人。

我经常尤其在第四卷福音书里发现一些最具有挑战性或者最吸引眼球的内容。尽管如此,我必须承认,这卷福音书着实困扰了我20余年,直到我最终找到了一条突破这挑战的出路。如您所知,“福音”顾名思义是“好消息”,但是于我们犹太人而言,这部福音书绝非什么好消息,而实在是坏消息。

在基督信仰的历史之中,《约翰福音》一直是圣经里最受喜爱的书卷之一,与之并驾齐驱的可能只有《诗篇》、《以赛亚书》和《罗马书》了。这卷福音书向来引起诸多讨论,其中一个引发持续讨论的主要原因便是其中的“反犹”论调。

通过阅读此书,可能您会发现自己和那些“与以色列人同在”的人站在一边;如同古时的“敬畏上帝的人们”那样,您可能被所有与犹太相关的事物吸引。此时您最不可能认同的观点便是:这卷深受喜爱的福音书是反犹的。您甚至会惊讶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那么,请允许我稍做解释。

在《约翰福音》和《圣经》的其他经卷中,耶稣常常说一些非常严厉的话。问题是这些严厉的话似乎不是对某一部分的犹太人说的,而是对所有“犹太人”说的。毕竟,这些对所谓“大部分犹太人”的犀利言辞亦在四个福音书中犹太性最强的《马太福音》里出现,并与以色列先知们的口吻相一致。若您去读《以赛亚书》、《阿摩斯书》和包括其他许多诸如此类的经卷,不难发现我的观点所言不虚。

在《马太福音》(《马可福音》和《路加福音》中亦出现)中,我们可清楚地看到,大多数情况下耶稣是与犹太人中的若干群体中的人进行辩论,比如文士和法利赛人,但并不是所有“犹太人”。然而仅在《约翰福音》书里,“犹太人”(在大多英译本是如此翻译)这个未经清晰修饰的词却不断地出现,用来指代耶稣的对手,而他们一再寻求要谋杀耶稣 (5:18; 7:1-10; 8:1-22, 8:40; 10:29-33; 11:8; 18:14; 18:28)。也许最好的例子出现在《约翰福音》第8章中,在那里,约翰笔下的耶稣对“犹太人”说:你们是出于你们的父魔鬼(和合本)。请记住《申命记》14:1中所提及的“上帝的儿女”的概念用语是与以色列人相联系的,难道众多的读者(比如说我)不对约翰这样引用耶稣的话而感到疑惑和不解吗?!

作为一名跟随耶稣的犹太人,这种困境也许对于类似我这样的人而言是特别的,我只是不能接受自己最爱的一卷福音书竟然是一篇反犹的基督教文件。这个问题一直深深困扰着我;相比其他非犹太的基督徒,我在此方面思考更深。如果非要追究原因,我想可能是我的心理问题。您可能会问:“如果这个问题真的令你痛苦,你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仍然要研究这卷福音书呢?” 这是个合乎情理的问题。

这个问题的答案的第一部分让我觉得自己就像影片《屋顶上的小提琴手》中那位送奶工的泰维(Tevye)(如果您还没看过这部电影,您该感到羞愧!一定要看!)。在电影中他反思,也许那些听到他说起犹太传统的重要性和多样性的人会问:“这些传统从何而来?” 泰维理想中的自信回答是:“我不知道。” 所以,部分的原因是某些事(或某人)持续地把我拉到对这卷耶稣生平记录的研究中,为什么我与这部相互冲突的耶稣生平持续研究多年却无法自拔?我着实不知道;但您可以想象我确实有种预感,而且我怀疑您也会有。

还有另一个重要问题也使希望的火花常年不灭。除了那些看似反犹的话语充斥全书之外,事实上这卷福音书里也有其他福音书不曾有的大量赞扬“犹太人”的故事和论述。唯独在这卷福音书中称“犹太人”被称为是“自己的人”(1:11b);只有在这卷福音书中,耶稣对撒玛利亚妇女说“救恩是从犹太人出来的” (4:22);唯独在这卷福音书中,耶稣是按照犹太人的传统埋葬的(19:40) — 这也是个关于耶稣归属的有力例证。最后一个例子是,只有在这部福音书中,耶稣为拉撒路哭泣,他被勾勒成一位与“犹太人”一起经历痛苦的人(11:33)。为什么会有如此巨大的反差?

因此,当您读到这里(当然,为时尚早,因您还仅仅在读前言)时,您可能会说“你之前所说的‘心理问题’要比你一开始想象的深得多。” 我甚至可以想象您问我:“你是否在说此书同时是既反对也赞扬犹太人的吗”?
是!(这的确就是我正在说的。)
“怎么会呢?”(您可能问。)
那么,您认为我为什么要写这么本书?!
来吧……

注:我们正在翻译艾利博士的这本书《犹太人的约翰福音 - 探索以色列的王耶稣》,争取年内完成。另外,今晨收到艾利博士的邮件,告知他被诊断有一良性肿瘤,需要做手术来摘除,请诸位为此代祷吧。多谢了!

 翻译:张思思,校对:黄松

2016年3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