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斯帖记》关于“哈曼十个儿子”的预言

布赖恩的文章

在《以斯帖记》中,我们读到关于哈曼(波斯帝国的一位高级官员)的故事,他恨犹太人并企图除灭他们。哈曼的恨源于一位名叫末底改的犹太人,他不向哈曼表示敬意或向他屈膝,哈曼不仅要报复末底改一人,还谋求除灭在波斯帝国境内的所有犹太人。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说服波斯的亚哈随鲁王颁布一条命令,要杀戮灭绝在波斯帝国各省中的一切犹太人,无论男女老少。以斯帖是亚哈随鲁王的王后,也是犹太人,她是末底改所抚养的堂妹。她告诉亚哈随鲁王说,此前曾向王揭发阴谋而使王免遭暗杀的末底改是她的亲戚。她还告诉王说,哈曼阴险的计划是剪除她的同胞,并求王允准犹太人自卫。亚哈随鲁王命人将哈曼绞死在哈曼为末底改所预备的木架上,并允许各城的犹太人聚集以保护性命,反击那些企图攻击犹太人的仇敌们。

现在让我们来看《以斯帖记》第九章中的故事:

十二月,乃亚达月,十三日,王的谕旨将要举行,就是犹大人的仇敌盼望辖制他们的日子,犹大人反倒辖制恨他们的人。犹大人在亚哈随鲁王各省的城里聚集,下手击杀那要害他们的人。无人能敌挡他们,因为各族都惧怕他们。各省的首领、总督、省长和办理王事的人,因惧怕末底改,就都帮助犹大人。末底改在朝中为大,名声传遍各省,日渐昌盛。犹大人用刀击杀一切仇敌,任意杀灭恨他们的人。在书珊城,犹大人杀灭了五百人。又杀巴珊大他、达分、亚斯帕他、破拉他、亚大利雅、亚利大他、帕玛斯他、亚利赛、亚利代、瓦耶撒他;这十人都是哈米大他的孙子、犹大人仇敌哈曼的儿子。犹大人却没有下手夺取财物。(斯9:1-10)

我们看到,犹太人所杀的人包括在书珊城攻击他们的五百男人,还有哈曼的十个儿子。以斯帖在这十个儿子已死,向王提出了另一个请求:

当日,将书珊城被杀的人数呈在王前。王对王后以斯帖说:“犹大人在书珊城杀灭了五百人,又杀了哈曼的十个儿子,在王的各省不知如何呢?现在你要什么?我必赐给你;你还求什么?也必为你成就。” 以斯帖说:“王若以为美,求你准书珊的犹大人,明日也照今日的旨意行,并将哈曼十个儿子的尸首挂在木架上。” 王便允准如此行。旨意传在书珊,人就把哈曼十个儿子的尸首挂起来了。(斯9:11-14)

为了纪念犹太人击败仇敌的伟大胜利,2000多年来,犹太人每年都会庆祝普珥节。

以斯帖将哈曼的儿子的尸首挂起来的请求看似不平常,因为哈曼的儿子已经被杀。Moshe Katz 博士在他的书《Computorah》中讲到这个请求:

……哈曼的儿子已经被杀,为什么还把他们挂起来

在圣贤和评述者的文献中,我们可找到若干可能澄清此事的提法:

以斯帖的请求中提及“明日”,圣贤这样评述道:

“有个现今的明日,还有一个日后的明日。”

换句话说,以斯帖请求将哈曼的十个儿子挂起来,此事在历史上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而会在未来重演。若果真如此,亚哈随鲁王无法满足该请求,只有上帝能提出并履行该应许。

对文献的考查也能解决这个难题。根据圣贤的说法,在《以斯帖记》中,每次提到亚哈随鲁王时,这是指王本人;当“王”这个词(hey-mem-lamed-kaph, 即 המלך)单独出现时,则指上帝。

因此,以斯帖不是在对亚哈随鲁王讲话,而是对上帝讲话,而上帝应允了她的请求:

“王便允准如此行。”(斯9:14)

Computorah,第99-100页

若此请求既是为了当时,也是为了未来,《以斯帖记》中的这个预言应验了吗?历史上是否记载了有“哈曼的十个儿子”在企图除灭犹太人之后被挂起来呢?

是的,历史和《圣经》中的密码均确认了该令人难以置信的预言的应验!

在《以斯帖记》3:1,我们得知哈曼属于亚甲族。亚甲是亚玛力人的王(撒上15:8)。因此,哈曼和他的儿子是亚玛力人。Elijah Solomon 拉比(18世纪时立陶宛的一位著名拉比,维尔那的那位伟大者)认为传统上日耳曼民族是亚玛力人的后裔。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纳粹德国企图将犹太民族从地球上剪除,有六百万犹太人被德国人屠杀。在二战结束后,仍存活的纳粹领导人为此和其它战争罪行在纽伦堡受审。针对22名德国纳粹分子的审判从1945年11月20日开始。

1946年10月1日,其中12名被告因参与对犹太人和其他人的暴行而被处绞刑,被定罪的被告之一是马丁·鲍曼,他缺席受审。另一人是赫尔曼·戈林,他在行刑前的几个小时在囚室内服用氰化物自杀,其余10名德国人在1946年10月16日被处以绞刑。

Moshe Katz 博士对此事件揭示了一些令人难以置信的信息:

……由于审判是由军事法庭作出的,被判死刑者本应由行刑队执行枪决,或坐电椅处决(正如在美国所执行的一样)。然而,法庭特别指明要处以绞刑,正是以斯帖的原来请求:

“……将哈曼十个儿子挂在木架上。”

虽然有人或许会质疑《以斯帖记》与纳粹战犯之间的关联,被处死刑的 Julius Streicher 显然没有任何疑问。

透过某种洞见,Streicher 看似领悟到此事与普珥节的联系,正如当绳套放在他颈项上,在他被绞死之前的几秒钟之前,他最后的呼喊所揭示的那样:

……眼中含着极度的愤怒, Streicher 看这下面的目击者,大喊道:“普珥节1946!”

Computorah,第104-106页)

处以绞刑的时间是1946年10月16日。在犹太人的日历上,1946年10月16日对应5707年的提斯利月21日,这一日是犹太人的住棚节的最后一天,这一天被称为“大和散那”(Hoshana Rabba)。犹太人相信这一日代表末后上帝的审判被封之日。

就在记载以斯帖的预言性请求的同一个段落内,我们可以在文字表面和其中的密码中找到未来哈曼的子孙被执行的日期。首先,让我们看看在文字表面如何找到这个日期。

犹太的圣贤早就相信并教导:表面文字的每一个变体,无论是该字母本身的大小还是一个字的变体拼写,均有特定涵义。有些情况下,其涵义仍然是一个奥秘。但对于以斯帖关于哈曼的十个儿子被挂起来的预言,历史已经最终揭示了在长达2,300年中这里显然呈现的信息。

在《以斯帖记》9:7-9,我们能找到被犹太人所杀的哈曼的十个儿子的清单。以下是在《塔纳赫》(译者注:希伯来圣经)中所出现的希伯来文字。请记住,希伯来文须从右到左读。

如你所见,名字在文字中是依次排列。关于这种奇怪的形式,《松奇诺评述》(Soncino Commentary)这样写道:

7-9.  马索拉规定,哈曼的十个儿子的名字要在页的右侧以垂直的纵列形式出现,而 vav 即“和”字要出现在左侧。这很可能源自十个儿子是被挂在高大木架上的那个传统,一个叠着一个地排列……(《五卷轴》,第179页)

然而,这些名字一个叠着一个地排列可能还另有理由。正如你看到的清单,四个字母(第一个名字中的 tav, 第七个名字中的 shintav, 第十个名字中的 zayin)比其它字母小。

从这段的开头,我将四个小字母的三个标为红色。在希伯来文中,字母也代表数字。Tav 的数字值为 400,shin 的数字值为 300,zayin 的数字值为 7。Tavshin zayin 的数字值从上到下的和为 707。

使用犹太人的方法来记载年代,数字707可以在犹太的日历中代表5707。《韦伯斯特新世界希伯来字典》写道:“在实践中,……千位数字可忽略,而犹太年可用犹太的数字符号说出百位和以下的数字。”(《犹太日历》,引言,第xxiv页)

如上所述,5707在犹太日历上是十个纳粹战犯因企图剪除犹太民族而被处绞刑的那年。在几个世纪中,读过《以斯帖记》的犹太人眼睁睁地看着应验以斯帖这个预言的未来日期,但在这个事件实际发生之前无法破解。

在第七个名字中的小字母 tav 的涵义仍然不可知,也许这个代表哈曼的儿子“终结”,因为 tav 是希伯来字母表中的最后一个字母。

在过去几年中,在旧约的希伯来文字中,通过等距字母排序(equidistant letter sequencing, ELS),已发现被编码所隐藏的历史信息。对于不熟悉这个方法的人,Jeffrey B. Satinover 博士的一个很好的介绍性文章解释了圣经编码,该文章《上帝是作者?》出现在《圣经回顾》1995年10月刊中。

用圣经编码 ELS 方法来发现《以斯帖记》中的密码,我们可以发现另一个令人吃惊的发现。处决“哈曼的日耳曼子孙”的日期和月份隐藏在以下的文字中!

21 提斯利月
(红背景上的白字母)
犹太日期“21提斯利”(ךאתשרי)编码于 ELS 216,从《以斯帖记》9:12开始、9:27结束,这日子是十个纳粹战犯被绞死的日期。从统计学上看,这个日期随机地出现在这个段落中的概率小于百万分之一!

5707
(浅蓝背景上的蓝字母)
斜线插入“提斯利月21日”的是犹太年份“5707”(תשז),这对应于1946年。这年份在ELS 442中,从《以斯帖记》9:15开始、9:27结束。它与 תשרי 共用字母 ש 。

纳粹
(黑背景上的白字母)
纳粹的希伯来音译(ןאצי)出现在“被挂”的下面。这个字出现在ELS -650,从《以斯帖记》9:19开始、8:9结束。

被挂
(深绿背景上的黄字母)
在矩阵的左上角,垂直方向,希伯来字母“被挂”(תלוי)出现在ELS 432中;从《以斯帖记》8:6开始、9:3结束。

亚玛力人
(黑背景上的黄字母)
穿过“提斯利月21日”底部是希伯来字“עםלקי”(亚玛力人),出现在ELS -7,从《以斯帖记》9:27开始、9:26结束。根据犹太人的传统,日耳曼民族被认为是圣经中亚玛力人的后代。(出17:8)

雅利安人 
(黄背景上的紫字母)
在“提斯利月21日”的上面是希伯来字“ארי”(雅利安人),出现在ELS 1,在《以斯帖记》9:8。希特勒铲除犹太人的目的是为了纯净雅利安种族。

哈曼
(蓝背景上的白字母)
在矩阵的顶部,哈曼这个名字“המן”出现在ELS 1,在《以斯帖记》8:3。


(浅蓝色背景上的黑字母)
在“哈曼”底下,希伯来字十“עשרה”出现在ELS 1,在《以斯帖记》8:12。

儿子
(枣红色背景上的白字母)
在“十”的下面,希伯来字儿子“בןי”出现在ELS 20,从《以斯帖记》8:15开始、8:16结束。

表面文字的信息以及其编码的信息是何等奇妙!只有上帝,在祂无限的能力中,才能启示这些文字被记载在《以斯帖记》中,并使之在两千年以后应验。诚然,祂告诉我们祂可以用祂的话语成就这一切。

……因为我是上帝,并无别神;我是上帝,再没有能比我的。我从起初指明末后的事,从古时言明未成的事,说:’我的筹算必立定,凡我所喜悦的,我必成就。(赛46:9-10)

永生的上帝的确令人敬畏!Baruch Hashem! (那名是应当称颂的!)

Bryan T. Huie 

2000年7月10日

翻译:黄松
校对:张若菲

阅读原文:ESTHER’S PROPHECY OF THE “10 SONS OF HA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