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见上帝的国!”  (约3:3)许多基督徒将其视为他们信仰的一个基本原则。 但是,耶稣的这种陈述在基督教存在之前, 在最初的一世纪犹太语境中究竟意味着什么?

首先应考虑的是,在这节经文中常被译为“再次,重新”的犹太-希腊单词 ἄνωθεν(anôthen),更普遍的意思是“自上而来”。 在《七十士译本》,即《希伯来圣经》的一个早期译本里,该词通常与天堂、会幕和上帝宝座的异象有关。

那么,来自加利利的那位年轻的拉比为何要提及某种“从天上而来的新生”呢? 他正与一位资深的法利赛人和犹大公会成员尼哥底母(另见塔木德,Ketubot 66b)交谈。 尼哥底母将耶稣视为“由上帝那里来作师傅的”,并希望得到有关天国的洞见(约3:2,12)。

就耶稣而言,他称尼哥底母为“以色列人的先生”,并且显然希望他能明白其要点(约3:10)。 这是阅读本段的关键。 法利赛人的教师本该将“上帝的国”理解为一个以以色列为中心的完全公义、真理和爱的国度。 但是他究竟熟悉哪种相关的隐喻性的“重生”呢?

一个较大的可能性是 גר(ger,寄居在以色列人中的外邦人)的“皈依”者,他们通过选择而非身体上的出生而加入了以色列国。 在第一世纪,许多非犹太人(外邦人)确实做了这一选择,放弃了他们先前的关系和异教诸神。 根据法利赛主义产生的拉比传统,以浸入水中而获“重生”的皈依者或改信者开始了一个效忠以色列人民和上帝的“新生命”。

从这个角度来看,在两位重要的《妥拉》教师之间的对话表明,皈依者的激进选择可类比为对任何进入“天上”国度的人所要求的生活方式。 换句话说,人类是自然地(不是通过选择)生在一个有瑕疵的,且常常是不公正的世界。 但是在任何年龄,人都可以选择开始一个“新生命”去追求公义、真理和爱的切实可行的实现。

(译者注:本文作者强调了人在“重生”上的选择权,但这似乎与《约翰福音》1:13有冲突:重生之人“不是从人意生的,乃是从上帝生的”。另外,作者忽视了一个背景,在一世纪,皈依以色列国的外邦成年男子被要求行割礼,方能完成皈依,而并非所谓之后的“拉比传统”:受浸水礼。曾读到过另一种解释,“从水生”是希伯来语对自然生的一种说法,其中的“水”指羊水;“从灵生”是相对于自然生的肉身生命的第二次生命,即属灵的重生。该解释显然更契合紧接着的那句话:“从肉身生的,就是肉身;从灵生的,就是灵。”)

以赛亚·格鲁伯发表于2018年7月10日

翻译:张亮 |校对:黄松

阅读原文:Being “Born Again” in Hebrew Thou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