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地利:霍恩韦尔芬城堡

西飞随笔

2017年4月初适逢儿子的学校放春假,我们一家前往奥地利的萨尔茨堡周边旅游。入住的酒店是分时度假机构的旅游顾问推荐的,凭着一份日文的酒店确认函上的指引,我们抵达位于德奥边境的马利亚·阿尔姆(Maria Alm)小镇。当车在酒店旁边的停车场停稳之后,我们刚迈步下车便看到几公里外带着残雪的阿尔卑斯山脉,山下一座巴洛克风格的教堂的尖顶直入云霄(图1),老公说:“此景似曾相识,好像在哪儿见过。”儿子调侃道:“你一定见过这教堂!”(他的意思似乎是:在欧洲中部这种式样的教堂比比皆是!)后来我和老公去教堂附近散步,他终于想起早先最喜欢的一幅电脑桌面背景图所展现的正是这座教堂(见图2)。欣喜之余,我们心里都在想:为什么会来这里?

 

图1: 小镇教堂

 

图2: 电脑桌面背景(来自网络)

 

历史概况

萨尔茨堡(德文“Salzburg”,字面意思为“盐城”),是一个靠盐(如同今日的金子一样贵重)矿富裕起来的城市。游客通常必去的地方除了莫扎特故居之外,还有《音乐之声》的拍摄地。但我最感兴趣的是位于萨尔茨堡郊区的,欧洲大陆保存最完好的中世纪军事要塞:霍恩韦尔芬(Hohenwerfen,意思是“抬高”)城堡。

据网上资料介绍,城堡由萨尔茨堡的主教格布哈特在1075-1078年间建造,正值“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亨利四世与教皇格里高利七世之间争端的动乱时期。主教格布哈特是罗马教皇的同盟者,该城堡是为抵御皇帝亨利四世的军队所建的三座城堡之一。在接下来的几个世纪,霍恩韦尔芬不仅是一个军事基地,也是萨尔茨堡统治者的居所、狩猎隐居地和国家监狱。近一千年来,霍恩韦尔芬城堡见证了无数次的攻击和围困,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1524-1525年的德国“农民战争”期间(注:1517年马丁·路德针对罗马天主教会的“赎罪券”问题发表《九十五条论纲》,提出宗教改革之后,农民为寻求自由而反抗贵族和教会统治的战争;战火从今日德国的西南部开始,后蔓延到德国的中东部以及今日的奥地利),从萨尔茨堡以南而来的农民与盐矿的矿工向城市进发时,几乎将该城堡付之一炬,骚乱最终被平息。在纪念马丁·路德发表《九十五条论纲》214年之际(1731年10月31日),萨尔茨堡的大主教列奥纳多发起一场残忍和臭名昭著的宗教迫害行动,有超过22,000名“新教徒”(或“抗议宗信徒”)因为拒绝放弃对基督的纯正信仰而被监禁、驱逐或活活烧死,这成为向世界各地的抗议宗信徒发出冲击波的重大事件。

参观古堡

2017年4月13日早上天空阴沉并下着蒙蒙细雨,我们从酒店驱车往东北方向开了大约43公里,到达霍恩韦尔芬城堡山脚下,随后乘坐缆车登上城堡。(图3)

图3: 城堡索道

 

首先映入我们眼帘的是生活区,四围有一个钟楼和四个瞭望塔的高墙环绕(图4)。中午12点整我们随着游客排队依次进入城堡,这是一段有导游讲解的参观。入口处一位身穿中世纪服装的女导游给每位游客发放不同语言的语音播放器,可惜还没有中文可选,我只好拿了英文的播放器。

图4: 城堡院内

 

进入城堡内部之后,我们最先来到一座古老的罗马风格的小教堂,游客落座后导游用德语开始讲解。小教堂正前方是耶稣钉十字架的像(图5),右侧有一个似乎是供奉教皇的油画,其上有金光闪闪的太阳图案(图6)。接着,我们随女导游依次来到审讯室、监狱、兵工厂、骑士起居室以及钟楼。让我最有感触的是导游对审讯室内陈列的一些刑具的介绍(图7)。走进审讯室,游客们表情都开始变得严肃起来,室内安静得似乎连针掉落在地上都可听见。导游首先告诉我们刑具是用来折磨那些被称为“反叛者的”,主要是反对罗马天主教会的“新教徒”,她指着各种可怕的刑具逐一介绍:比如扭断拇指的小型刑具、令人喉部窒息的铁刺刑具等等。当年囚犯们就在此受到折磨,所以这个房间里经常传出他们凄惨的叫声。女导游边讲解边缓慢走上几级台阶,并让游客围在房间中央一个2米多高的架子(图8)旁,上有下垂的一段绳索,我们往下看才知道底下是9米深的地牢,其墙围有4米厚,且完全黑暗。当我们依次往下窥探时,导游开始讲述曾被关押在此长达7年之久的一位囚犯的真实故事:他是一名铁匠,被指控于1731年带领萨尔茨堡的“抗议宗信徒”抵抗萨尔茨堡大主教驱逐“新教徒”的运动,罪名包括帮助农民制作武器。这名囚犯最后虽然侥幸存活,但已失明并且疯癫。

图5: 小教堂的祭坛

 

图6: 一幅油画

 

图7: 刑具之一

 

图8: 通往地牢的绳索

 

参观的尾声是随导游到达城堡的顶层钟楼,我们先观看大钟的内部机械构造,随后游客依次攀登陡峭而狭窄的木质扶梯,走上一人多高的钟楼露台。俯瞰着在白云雾气笼罩下、安静地坐落在青山绿水旁的小镇(图9),并且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我在城堡内的压抑感才略得舒缓。

图9: 静谧的小镇

 

关于“赎罪券”的两点思考

(1)罗马天主教对“赎罪”的教义符合《圣经》吗?

通俗地说,《圣经》的教导是:人类虽得罪了上帝(“罪”指人类以自我为中心的心里状态),与上帝为敌,上帝却为人类提供了他自己独特的、无罪的儿子耶稣来完全代替罪人赎罪,并使不认识上帝的人成为与上帝完全和好的“新造的人”,从此学习不再做得罪上帝的事,这本是人类一个最大的“好消息”(福音)。

与此相反,罗马天主教的教义认为: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受死的“代赎”行为不能完全给人类带来上帝的赦免,罗马天主教会有权凭着“耶稣基督、圣母马利亚和其他圣徒的功德”,向人类提供完全的罪的赦免;比如人要通过向教会购买赎罪券、向他人行善事、向神职人员忏悔等方式才能为自己或死去的亲人挣得完全的“救赎”,得以减少或免除(抵消)活人和死人在世上和炼狱中受的暂时的刑罚;其中,赎罪券是“除去部分或所有对罪的暂时惩罚”的方式(注:请参见罗马天主教教会官方的小教理问答)。

“赎罪券”最早源于“十字军”时代,1095年教皇乌尔班二世规定:凡为了保卫耶路撒冷教会的缘故(不为求取自身的光荣)参与十字军者,可获赠“赎罪券”。其后,“赎罪券”不仅延伸到资助十字军东征的人士,更发展为兴建教堂、寺院和医院的筹款方式。教皇西克斯特四世于1476年宣布“生者应为仍在炼狱中的离世亲友求全大赦使其早升天堂”,“赎罪券”随之也用于死去的亲友身上,沦为当时教会的主要敛财工具。

1517年10月31日(这一日后成为“抗议宗的宗教改革纪念日”),马丁·路德向罗马天主教会发出《关于赎罪券效能的辩论》(又称《九十五条论纲》),后又发表若干文章公开提出教皇无权干预世俗政权,将罗马天主教会称为“打着神圣教会与圣彼得的旗帜的、人间最大的巨贼和强盗”。他还指出:“教会的全部生命和本质就是上帝的话语。这话语就是基督耶稣。如果缺少了上帝话语全备而丰富的内涵,教会只不过是一个会所、一间博物馆或是一座音乐厅而已。”(参见罗伦·培登著《这是我的立场:改教先导马丁·路德传记》)看来,他的这个批评对当今的基督教会也很贴切!

(2)罗马天主教会有改变吗?

在宗教改革500周年之际,发放“赎罪券”的做法依然如故。2017年5月3日罗马天主教的现任教皇方济各发放“赎罪券”,以纪念“法蒂玛禧年”,发放日期从2016年11月27日至2017年11月26日。(注:法蒂玛,Fátima,是葡萄牙一个教区的名称,有报道说1917年在这里曾有“马利亚幻影”显现。罗马天主教会将传说中的三个牧羊小童看见的“马利亚幻影”认定为“值得信任”的,并于1918年在葡萄牙设立教堂开始纪念至今。)“赎罪券”可通过以下三种方式获得:

· 到葡萄牙法蒂玛的圣地(教堂)朝圣,参加向圣母奉献的活动,并向我们的天父祈祷,背诵天主信条,向“上帝的母亲”祈求;
· 在任何法蒂玛圣母塑像面前祷告;
· 老弱病残者以信心通过马利亚向仁慈的上帝祈祷。

罗马天主教会的做法有丝毫改变吗?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不言自明的。当耶稣的门徒们问及耶稣“你降临和世界的末了,有什么预兆呢?” 耶稣回答说:“你们要谨慎,免得有人迷惑你们。因为将来有好些人冒我的名来,说:‘我是基督’,并且要迷惑许多人。”(《马太福音》24:4-5)今天,这个预兆看来就发生在我们眼前了……。

Lily 写于2017年5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