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圣诞节”(基督弥撒)的真正涵义

他们告诉我们这是令人兴奋的季节。这是各种装饰、红绿饰品、银球、冬青、槲寄生和彩灯的时节。这也是圣诞老人在百货商店里高呼普世颂歌:“吼、吼、吼,圣诞快乐!”的时节。 几乎一切所谓的“基督教”世界都一起加入,重复着同一个问候:“圣诞(基督弥撒)快乐!”

以色列之旅:以色列最高法院

2017年5月27日周六(犹太人的安息日),我们来到以色列看望我先生的希伯来语老师。她住在以色列北部加利利湖附近的一个集体农庄里。会面结束已是傍晚时分,我们离开农庄驾车沿着约旦河西岸河谷中的公路向南行驶,穿越所谓的“以色列占领的巴勒斯坦地区”,目的地是耶路撒冷的皇冠假日酒店。

一位闪族的教父

在“犹太文化和历史”的课程中,艾利·拉撒路-艾森伯格博士写于2016年7月7日 许多研究叙利亚基督信仰和巴比伦犹太文学的学者承认,阿弗拉哈特(公元285-345年)的形象已经重现成为所谓犹太基督信仰最为迷人的代表之一。

来自耶路撒冷的审计

在“犹太文化和历史”的课程中,艾利·拉撒路-艾森伯格博士写于2016年6月14日 他们就问他说:“你既不是基督,不是以利亚,也不是那先知,为什么施洗呢?” 约翰回答说:“我是用水施洗,但有一位站在你们中间,是你们不认识的, 就是那在我以后来的,我给他解鞋带也不配。” 这是在约旦河外伯大尼〔有古卷作“伯大巴喇”〕,约翰施洗的地方作的见证。(约1:25-28)

塞浦路斯

2017年4月7日上午,我们夫妇原计划要去帕福斯图书馆看看,却没有找到其具体位置,于是索性继续开车前行。路边的一块“使徒保罗柱”的路牌让我们回想起这个四年前我们初到塞浦路斯时走访的第一站,美好的回忆让我们一致决定再次去那里看看。我们停好车,徒步往“保罗柱”景点走,经过一个路口时,瞥见一处类似民房的建筑物,其外墙上悬挂着用阿拉伯文和英文书写的“帕福斯之清真寺“字样的绿色牌子。(图1)

使徒们相信”三一论”吗?

基督教的“三一论”教义并不显见于《圣经》,这不算什么秘密。后期的基督徒将各段圣经文本系统化才形成“三一论”,以呈现出一种连贯而确切的教导,为了试图让所有真信徒合一。传统的基督教认为:

德国:慕尼黑市和达豪集中营

2017年4月29日偶然看到电视中《欧洲新闻网》频道对纪念德国达豪集中营被解放72周年(1945年的4月29日由美军解放)的活动的报导,凑巧的是,我两周前刚好去过位于慕尼黑市郊的达豪集中营。

路加是犹太人,有可能吗?

从技术层面说,四卷纳入正典的福音书都是匿名的文献(只是后来的传统把现在的正式称谓赋予了它们,即马可、路加、马太和约翰)。神圣的文本本身没有任何的署名;在这个例子里,《路加福音》就是被明确地认定为:一位叫“路加”的人是其作者。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非正典的福音书则与之形成

奥地利:霍恩韦尔芬城堡

2017年4月初适逢儿子的学校放春假,我们一家前往奥地利的萨尔茨堡周边旅游。入住的酒店是分时度假机构的旅游顾问推荐的,凭着一份日文的酒店确认函上的指引,我们抵达位于德奥边境的马利亚·阿尔姆(Maria Alm)小镇。当车在酒店旁边的停车场停稳之后,我们刚迈步下车便看到几公里外带着残

启示录的犹太背景(启5:1)

七印之书 作者:艾利博士 我看见坐宝座的右手中有书卷,里外都写着字,用七印封严了。(《启示录》5:1)

马耳他之旅(三)

初到马耳他的游客,建议从观看 “马耳他历程” 的壮观纪录片作为起点,该片在首都瓦莱塔靠近海边要塞的一座剧院里播放,浓缩了马耳他数千年历史。正式放映前,大屏幕提示各人调试座位右扶手的控制板以选择语种(共17种,尚无中文)。这部近45分钟的纪录片让观众经历马耳他历史的重要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