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的两家

在大多数基督徒和许多犹太人中间,关于“以色列人”(或“以色列的儿子们”)的身份问题有一个普遍的误解。由于缺乏对历史的认识,大多数基督徒相信:犹太人是在旧约中上帝所拣选的所有人。此外,许多基督徒还相信:他们属于一个与此无关的人群,就是在《圣经》里被称为的“外邦人”。在这个文章中,我们要从《圣经》中说明,这两个结论都建立在一些错误的假设之上。

伊朗之旅 – 德黑兰周五市场与埃博拉特博物馆

2018年底抵达伊朗首都德黑兰不久,一位同胞提到他几天前在“周五市场”曾见到一本手掌大小的繁体字《圣经》。在这个举国信奉伊斯兰教的国家里,《圣经》不是寻常之物。为了一探究竟,我们于2019年1月11日周五一早打车前往。

巴别的砖与灰泥

当巴别的民众决定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以便传扬他们自己的名时(创11:4),上帝变乱了他们的语言并将众人分散在全地上(创11:7-8) 。为了应对这种大规模的分散,上帝拣选了一个人亚伯兰,他的宗族形成了以色列民。借着这个民族,上帝立志祝福“地上的万族”(创12:3) — 即在巴别地被分散的那些人的后裔。在《出埃及记》一开始就使人想起《创世纪》11章的希伯来文字,为要向读者表明埃及是新的巴别,并且上帝会拣选摩西承接亚伯兰的呼召。

基督徒如今是犹太人吗?

经常发生这样的事,有人来到我面前说:“老兄,你错就错在区分犹太人和外邦人,即使他们都在基督里!如今不再有犹太人或外邦人了。我们如今在基督里全都一样!”

约旦之旅(2)- 阿杰隆城堡

从乌姆盖斯开车约30分钟就抵达了位于约旦北部的丘陵小镇阿杰隆,它位于安曼西北76公里,以12世纪的 Ajlun 城堡(当地人称之为 Qalaat Errabadh,阿拉伯语意思是“山顶城堡”)遗址而闻名。在空旷的停车场下车后我们走向游客中心,其对面可见矗立在海拔1100米的 Jabal Awf 山顶上绿树环绕的城堡。游客中心内的城堡模型和文字介绍为我们展现了城堡的概况。

早期基督跟随者在周日敬拜吗?

在普遍的基督教思想中,《使徒行传》20:7、《哥林多前书》16:2和《启示录》1:10的段落均被认为是指早期耶稣的信徒在周日聚集举行联合敬拜。然而,如果我们仔细研究这些文字就会看出周日敬拜源于新约的主张言过其实。《启示录》1:10提到作者被“抓住”并在“主的日子”(τῇ κυριακῇ ἡμέρᾳ)经

“新约”的定义

耶和华说:“日子将到,我将要与以色列家和犹大家确定约的更新1。不照着2我拉着他们祖宗的手,领他们出埃及地时与他们所立的约;我虽作他们的丈夫,他们那时3却背了我的约。这是耶和华说的。耶和华说:那些日子以后4,我与以色列家所立的约乃是这样:我要将我的律法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我要作他们的上帝,他们要作我的子民。他们各人不再教导自己的邻舍和自己的弟兄说:’你该认识耶和华。’ 因为他们从最小的到至大的,都必认识我。我要赦免他们的罪孽,不再记念他们的罪恶。这是耶和华说的。” (耶31:31-34)

新约果真是新的?

对于现代基督的跟随者们而言,福音书与保罗书信提出的新约的概念听着似乎是“新的”。但它果真如此吗?

约旦之旅 (1)- 伊尔比德

2018年10月,我们正计划赴约旦旅行,购票网站显示16~20日从塞浦路斯的帕福斯往返约旦首都安曼的特价机票每人仅34欧元,于是当即买好机票。因有朋友在约旦北部的伊尔比德(Irbid),我们就将该市作为落脚的第一站。16日到达安曼机场后,我们顺利通关与在机场等候的朋友会合,在前往伊尔比德的路上朋友向我们介绍约旦的概况。

西域之旅-喀什古城

“西域的记忆 —  新疆历史文物陈列”展览这样介绍中国最西端的城市喀什(乃“一带一路”上的重镇):喀什是“喀什噶尔”的简称,古代称“疏勒”,由突厥语、古伊斯兰语、波斯语等融合演变而成,位于新疆的南部,是九世纪中叶建立的喀喇汗王朝的政治中心,又称为“下秦”。

西域之旅 – 乌鲁木齐

我脑海中的新疆永远是一个遥远的地方,这兴许是电影《冰山上的来客》和歌曲《吐鲁番的葡萄熟了》等给我带来的最初印象。有意思的是,过去几年结识的几位朋友都与新疆有不解之缘,使我对它非常向往。2018年9月25日上午我们夫妇在蒙蒙细雨中来到位于乌鲁木齐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图1)。

妄称上帝的名意味什么?

在我成长历程中被告知要在教会、祈祷或其他属灵情境下使用上帝的名字,但在磕碰脚趾或输掉一场比赛后以一种非宗教的方式称呼“上帝”则是违背诫命:“不可妄称耶和华你上帝的名“(出20:7)。

我们在世界历史上是什么时间?

要想确定从人被造直到现在,我们人类处于《圣经》的时间轴上的什么位置,这不容易。然而,这是可以做到的,前提是在我们得出结论之前要查看所有相关的经文。首先,我们基于在《创世记》所提供的年表先建立一个时间轴(见下表):